【质量报道·育人一线风采】第四十四期:予于教学治学,尽心而已矣——记文新学院教师邓帮云

浏览量:    日期:2020-10-14 08:07    作者:雷智杰 耿华莉 罗雯雯    来源:宣传部     审核人:姚志辉

星期三上午,邓帮云老师背着书包走进行知楼408教室。面对着18级汉本3班的50余名学生,教授古代汉语的邓帮云回忆起了几天前数公里外的乐山五中的故事。

原来此前一周汉本班实训,在五中观摩教学,邓帮云是他们带队老师之一。回忆起优秀语文教师魏利军的精彩课堂,邓帮云仍称赞不已,他已经和魏利军进行过交流,转达了同学们的意见。

邓帮云从教多年,除了教授古代汉语,还担任文言文教学的课程,他和同事均认为:“完全按照教材来讲,不会有好结果。”他提醒学生要吸收经验:“魏老师的教学设计很独特,但不是标新立异、哗众取宠。每一个环节都很到位,环环相扣。照这样来参加比赛,想不成功,都是不可能的。”

在说话中,邓帮云准备好了课件,拿出了通体泛着黄黑的教材,他笑着问学生们:“请问我们讲到——”

三五个同学答道:“讲到篆书了。”

 

有血有肉的符号

这堂课正该讲汉字的形体演变、异体字、繁简字。汉字形体的演变大致经历了甲骨文、金文、篆书、隶书、楷书。说到篆书,邓帮云讲解道,这是在秦朝使用的官方文字。而在小篆使用的同时,普通民众中间也流行一种文字,用于抄写通知公告——“相当于街道办事处”——这种字体叫做隶书。

邓帮云的课件庞大且丰富,里面有各式各样关于古文字的资料。他当下展示出一张圆柱石墩的图片,并讲述其中的故事:石墩是唐朝之物,用于垫柱防潮,共十个,兵荒马乱中,丢失一个,后由宋代欧阳修无意间于民间马厩发现并缮藏,流传至今。讲完后,他感叹道:“还好保存下来了!”

石墩上的刻字是石鼓文,亦即大篆,而另一个泰山石刻,则是小篆。邓帮云指着刻字让学生们猜读,他自己也一起读:“皇——帝——曰……”字形与读音大不铆合,学生们猜的不准,不由面面相觑。邓帮云笑道:“同学们不必以不认识小篆为耻。”

接着,他又向通过虎符、曹全碑向学生们展示了古隶、今隶,通过纪念邮票展示各时期的文字。面对其中偏生字样,他坦言:“这个我也不认识了。”

邓帮云说,汉字总量在6万以上,但其中有不少同义不同形的字,即异体字。他问道:“为什么会出现异体字呢?”

“错别字!”一位女学生答道:“写着写着它就传出来了。”

“诶,同学们,不要认为那是错别字。异体字都是一个爹妈生出来的,只是后来各自的遭遇不同,命运不同,有的身为常体,有的变为异体。”异体字的大量产生,是由于时间、地域不同,造字四法(一说六法)各异。拿造字来说,同一个字,可以用象形、会意、指事,同一种造字方法还可以用不同部件。

他列出“埜、嶽、崧、涙”一组四个生僻字样,让学生们辩识。学生们搔首踟蹰,轻声咕哝,一时认不出来。“下面让我们来看看它们的双胞胎兄弟。”在他的讲解下,屏幕上依次出现“野、岳、嵩、泪”四个熟悉的字眼,学生们也随之了然。

“大家觉得上面的(异体字)好,还是下面的(常体字)好?”

“下面的好。”学生们纷纷答道。

“都好!”邓老师拖长声音道:“同学们太厚此薄彼了。不要因为它是胜利者,就特别看重。”邓帮云接着讲解了丘、歌、盗、睹等字的意义,再问:“同学们觉得哪种字好?”学生齐声说都好。“嗨,同学们学精了。异体字和正体字,一个太子一个庶人,就像社会人生,充满了悲欢离合。”

讲到对异体字的态度,有女生说,只要能认识就可以了。而书上的态度是否定的,异体字难写难认,给人们的读写增加了困难;在历史上,还有人说,中国的科技落后于西方,是因为汉字复杂,读写耗时。邓帮云分辩道:“这不应该归罪于汉字,还有历史、制度方面的原因。”

他认为,虽然异体字不能区别词义,但在文化研究上却有积极的作用,可以利用它从多角度去研究古人生活。医的古体有“醫”和“毉”,说明了在古代巫师和医生联系紧密,酒曾被用来治病。“靈(灵)”的异体也一定程度上反应了巫文化和玉文化。

说到繁简字,邓帮云便在黑板上写下两个两横的字,两个三横一竖的字,学生们只能辩识出其中有“二”和“王”,却不知道有“上”和“玉”。汉字简化以后,便出现了繁简字的问题,简体字可追溯至甲骨文时代,汉字简化后,便有繁简字问题。繁简字通常不能共存,繁体的目的是在于区别。有些字笔画极少,容易混淆,如“二”和“上”、“王”和“玉”的简体字十分相近,学生们几乎无法辩识。而简化的目的则在于方便记忆和书写。

1956年,汉字被大规模的减损和简化。简化的依据有采取历代简体、俗体,采用历代古字,这两种方法尊崇了历史,尚可取法,而同音代替法则屡受学术界批评,说到这里,邓帮云也不由激动,连呼“简单粗暴”。看着他一脸认真,学生们笑了。

雅俗古今话汉字

邓帮云发问:“同学们曾经接触过异体字没有?”

有同学回答道:“回字有四种写法。”

“对了,我们的同学很聪明,我们在初中的时候学的鲁迅先生的文章,唯一的站着而穿长衫的人是谁呢?”

大家齐声答道:“孔乙己。”

“孔乙己见到了温酒的‘我’,就问‘回’字有几种写法,就是在炫耀自己掌握异体字的水平。回字有四种写法,这四个字形体不同,读音相同,意义相同。那么回是什么意思呢?为什么有一个圈呢?”学生们猜的五花八门,不达其义,邓帮云说:“大家在农村,会发现有的地方,河道弯曲,水在那里旋转,我们叫做什么呢?”

在众多小声回答中,邓帮云听见一个,肯定道:“对,叫回水湾。不知道大家听过没有?大家再想一下,孔子有一个学生,叫什么?”

“颜回。”

“颜回,字子渊,那么请大家猜测一下回的本意。哦,就是反复旋转而不流走的漩涡。”所以回是用的象形造字法,后来引申为“回来”。

邓帮云让学生们勾画繁简字,勾到“講”(讲)。许慎在《说文解字》里提到,“講,和解也”,講就是一个中间人面对双方,说好话和解。邓帮云提到《战国策》里的事例,“秦攻赵,赵令娄缓以五城求講于秦”,求講不是求讲话,而是求和。

“下面我们来酝酿一下我们川味儿的一个民俗。”邓帮云展示出一张黑白图片,图片中许多人围满了许多张圆桌,“这是什么场景呢?”一部分学生率先答道:“打麻将。”邓帮云笑着解释说,这是茶馆。在老四川,许多有闲钱闲心的人,每天早上都直扑茶馆,泡一碗浓浓的茶,喝了酝酿一下,美其名曰开喉咙。“所以茶馆是最热闹的地方,是新闻的发布中心,也是新闻的制造中心。”

茶馆里有一种很特别的茶,叫做“吃讲茶”。邓帮云口音一变,用川普问道:“我想请问一哈同学们,‘吃讲茶’是啥子茶?”学生们早已会意,有的说“讲好话”,有的说“说和茶”。邓帮云表示赞成,并说起过去的习俗。原来人与人之间有了争执或矛盾,互不服气,便找来自家亲友压阵,请来当地有声望的人主持公道,在茶馆里吃讲茶,主持人在听完双方陈述后,以自己的经验定夺谁是谁非,如果双方认可,便由输的一方支付茶钱,如不认可,再抄家伙厮打。

据说双方实力悬殊时,往往以和解了局,反之,则容易动打。而茶馆一方倒乐得他们打坏桌椅壶碗,事后多收赔款,也不怕赖账。这许多生动有趣的故事,学生们都不曾听闻。

尽心曰忠

星期五下午,邓帮云在图书馆学术报告厅做了题为“国学中的爱国之义”的讲座。从事并热爱汉语言文字学的他,重点从字词的角度来解读了爱国之义。据了解,邓帮云此前一周都在打磨讲义,对内容反复斟酌取舍。做事务求尽心尽职,这是国学给他的影响。

他在《我是一名普通的教师》的自述中提到了忠,不仅指忠于祖国,忠于教育,而且也是《说文》中的“尽心”、朱熹的“尽己”。在教学、治学上,他都以这个忠来严格要求自己。

他在课堂上,不会说什么高大上的空洞东西,而是会实实在在考虑到学生。学生学得好,他会很开心,学生学得不好,他会有些郁闷,他说:“因此每一堂课之前,我都会调整PPT,以求达到自认为的尽善尽美。”即使人到中年,他仍在不断地调整自己的教学,学习先进的方法。

他常说,语文最好上,也最不好上。有人认为,一个人只要认识字就能上语文,这个观点太过片面,真正的语文是工具性和人文性的结合。需要老师利用智慧,设计教学,一步一步引导学生更好地理解文章的意义和情感。语文教师是百科全书式的,需要深厚的知识储备,上课时才能更好地把教学内容与历史知识结合起来。

邓帮云觉得汉字十分有趣,“汉字忠实地记录并传承了中国的历史和文化,只要真正理解它、热爱它,不会枯燥。”古代典籍中,那些闪耀着人类高尚思想品德光辉的字词也深深感染着他。教学中,他常常赋予文字以人格,他说:“我有时候会把文字看做活着的有生命的符号,总是对它们的命运有着欣喜和惋惜之情。”

邓帮云的治学偏向四川方志、方言、地域文化,他对中国的历史也很感兴趣。生长于四川广汉的他,在教学中也常会融入带有古音古字的方言,便于学生们理解。

邓帮云热心于治学、教学,常能把古汉语知识与笑话、故事结合,让学生在欢笑中学习,领略国学的魅力。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