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作者:梁杰;文新学院学生;2018.09.30)

浏览量:    日期:2018-10-09 20:30    作者:梁杰    来源:校报编辑部     审核人:

 我吃着清香的鲜花饼,听着雨点敲打窗户的清脆声,慢慢感觉自己踏着这雨点,再一次遇到了他们……那是和弟弟在大理的第一天。沿途连片的缀着大片夕晖的屋子,宛如民族少女的舞裙,让我不禁多看了几眼。那年轻的房子没有城市的千篇一律,虽说简单,却也是独具一格。  

 在老板娘的帮助下,我们找到了“隐居”的客栈。老板娘约莫有三十吧,干练的短发,让她看上去很利落。  

“尝尝吧,大理的特产。”

“特产?老板娘真会说笑,这鲜花饼不是随地都能买吗?”我笑着挠了挠头。  

“你自己尝尝吧。”她顺手也把钥匙递给了我。就一口,那花香已经沁人心脾了。  

 次日早晨,伴着雨声,缓缓醒来,很庆幸没有错过去苍山的时间。大理的雨,来得很缓,也许是害羞吧。仿佛和雨有一段尘缘,总想和它来场邂逅。渐渐地,雨大了,依稀起了点薄雾,让古香古色的建筑朦胧在细密的雨中,像柔美的女子,在水帘后面展现着自己的婀娜。雨雾夹杂着泥土的清香,爬上了鼻尖,我感受着它毫不吝啬的抚摸,沉沉的脑袋也清醒了许多。也许觉得饿了,也许为了赶时间,我和弟弟拿了伞,就匆匆出门了。  

“今天下雨,路上滑,爬苍山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哈,大理的雨,一下就是一天嘞。来大理是不能看天气预报的,大理的天,就像小媳妇儿的脸,说变就变啰,看看今天运气好不好吧。”领队的岁数和老板娘相差甚微。但是高大的个子,黝黑的皮肤,让我觉得他不止老了几岁。他眼里的沧桑,在阴雨的映衬下,显得厚重了不少,让人踏实。  

“谢谢领队提醒,我们会注意的。”我吃着热乎的包子,嘴里的话都和着一起嚼了。  

车窗外的雨线簌簌向后,如同看得见的光束。雨水模糊了我的双眼,但窗里倒映的世界,却那么真实。我和领队交流甚多,得知了他是白族人,并且住在洱海边。这让我眼前浮现出了“洱海月”的浪漫。“洱海月每年春季最常见,月出时分,白族小伙就会来此与心爱的姑娘相会。”他们或许读不懂那轮月被赋予的含义,只是希望在映有月的湖边踏实生活吧。  

到苍山时,雨已经停了,这雨停得恰到好处,刚巧能感受到苍山的秀气。湿漉的空气穿过清甜的溪水,迎接着远道而来的客人。我听着隐约的钟声,回荡在林木之间。寻着这磬音,我们来到了一座寺前,寺名‘无为’。寺庙很小,稀疏的人影,稠密的树影,反而让我久难忘怀。“清寺、禅意、石佛”拂去了城市的喧嚣浮躁,留下的与世无争,平静得同湖面一般,照着世人的善恶两面。离开禅院的时候,我久久伫立,双手合十,感受这片宁静,我不敢高声,怕扰了这“无为”。  

“要不我带你们去摘野果吧,我也想吃了,不用加钱,就当送你们了,哈哈!”一听摘野果,弟弟的兴奋劲就来了,上齿赶着下齿说:“那我们走吧”,还在感受“无为”的我,浅浅地笑了……车越往上开,路越不好走,还起了沉沉的雾。苍山以雪著称,然而这次,我看见了更美的苍山。这样的苍山消退了雪赋予她的尘世艳气,缀上了雨赋予她的朴实秀气。青葱的树装点了她的模样,灵动的泉洗涤了她的心思。  

 下了车后,我急忙亲吻了这真正的雾,在城市可不敢这么放肆。领队让我们在原地等待,他去找找,说着便窜没了影,感觉他年轻了许多。过了十几分钟,还不见他回来,我们开始担心起他来,山里没信号,丛林又密集。“嘿!哎,看来都被摘得差不多了,太少了,熟的几乎没有了。”他倏地从草丛另一端跳了出来。“他比我们还玩得开心”同行的人打趣地说。他把野果全给了我们,他说他自己想吃,却没给自己留一颗,他是骗了我们吗?  

 在回去的路上,领队告诉我们他以前的故事。我想起别人说每遇一个大理人,就能听到一个故事,确实如此。一路上我们都在聆听,很享受。  

“欢迎你们下次再来,带你们徒步苍山。”  

“好的,今天玩得很开心,谢谢你!”  

在和他道别时,我看到了他手上的口子。  

“领队,你的手是在摘野果的时候伤的吗?”  

“啊?哦,你不说我还没注意到勒,我也不晓得勒,小伤,几天就好咯,你们回客栈的路上小心点啊。”  

 因为客栈在深巷里,车子进不去,他就把我们送到洱海门。还没等我继续问话,他就走了。我久久地凝望,直至他的车消失在倒映有深蓝色天空的眼眸里。  

 在离开大理去丽江的路上,弟弟给了我一大盒鲜花饼。他说应该是老板娘放包里的,他才发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