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在万宝之源(作者:于鑫;文新学院学生;20171015)

浏览量:    日期:2017-10-17 11:53    作者:于鑫    来源:校报编辑部     审核人:

         大巴山深处,万倾池和诸水源头,是我可爱的家乡万源。她,承载了我这十几年来所有的回忆。
  五岁的时候,我跟随爸妈来到了这座小城。到现在,我对她当时的印象已经很模糊了,但依旧清楚地记得第一次搬进七层小楼的欣喜,和邻居哥哥姐姐们的打闹,以及那楼下小小的杂货店。还有在小城走丢的那一次,我支支吾吾地说不清楚家在哪儿,然后被一群同样大小的孩子送回家的温暖。
  等我到了背着书包上小学的年龄,最期待的莫过于每天的早餐。早上起床,妈妈会给我做上一碗特有的鸡蛋羹,用家乡独产的黑鸡蛋作为原料,蒸出来的鸡蛋就像一块滑滑的嫩豆腐,香喷喷的。我呼哧呼哧一口气吃完,再伴随着妈妈“慢点走”的嘱咐,美好的一天就开始了。为了节约时间,我通常都会选择走一条特殊的小路,那是一条石板铺成的小巷,窄窄的。巷子的两边,是旧式的三层楼高的石砖房,偶有一株爬山虎搭在一户人家的窗台上。我最爱在炎热的夏天穿过这条小巷,外面是毒辣辣的太阳,而小巷里只有斑驳的光影和一路的清凉。
  小学毕业的那个夏天,我最常去的地方就是河边。后河的河水凉到心坎,青色的卵石若隐若现,光着脚丫泡在水里,就这样度过一个个午后。到了傍晚,河边就开始热闹了。生意人搭起简易的小摊,摆开烧烤架,烤肉发出滋滋的响声,再抹上辣椒酱,香味四溢。还有那巴山老腊肉混着土豆翻炒的特色菜品,诱惑着一个个馋虫。大人们穿着汗衫,坐在椅子上,摇着蒲扇,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歇凉。而我和小伙伴在一旁玩水,捉蝌蚪,玩累了,便去讨一小块西瓜来吃。那时,是无忧无虑的快乐。
  上了初中,最怕过冬天。小城的冬天很冷,路边光秃秃的梧桐树让小城显得更加清冷。天还未亮的清晨,我捧着早饭的手常常被冻得红红的。夜晚下了晚自习回家的路上,大风在耳边呼啸,我和小伙伴要紧紧地挨在一起才觉得有那么一丝暖和。童心未泯的我们,每一年刚入冬的时候就开始盼望着下雪。可是我们从来都没有等来大雪,我堆雪人的心愿也从来没有实现过。但是作为生活在南方的孩子,就算是偶尔的毛毛雪也会让我们欢天喜地。
  到了我读高中的时候,最新网站的旁边刚好就是红军公园和战史陈列馆。它们,让我看到了红色的万源。万源保卫战,血洗大面山,五龙台上的炮声隆隆,固军坝上的义震全川。这段历史,让我的老师也不禁感叹:山是英雄的脊梁,水是先烈的血液。
  毕业之后,我和爸妈经常去小城的周边走走。一路走,我发现,有一种美丽是八台山金色的日出;有一种美丽是烟霞山轻烟似的晨雾;有一种美丽是石冠寺的危崖壁立;还有一种美丽是溪口的素雅青瓦。
  
这两年,小城的发展速度很快。河西新城二十几层的高楼随处可见,当年七层的小楼也早已随着旧城改造的大流成为了过去;高速公路修建了复线;老字号店铺被一轮一轮翻修,变得明亮整洁。可细细感悟,才发现,小城里不变的是邻里的和谐,天南海北回家的背影,还有那店铺前排队的长龙。
  以前我总是说我想逃离小城去更大的城市看看,可当我去到外面的世界却无法克制地想念她。我开始想念她的小,走路就可以去到想去的地方;想念她淳朴的乡情,是妈妈做的鸡蛋羹;想念她的熟悉,有我的家人和从小玩到大的朋友。越长越大,我发现我的身上早已留下了她的影子,我的知足,赤诚,还有那一点点的野性或许都源于她。
  不管走了多远,无论我在哪儿,我的心里始终有她,那一座烟火缭绕的小城,那是我的家乡“万宝之源”。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