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六月的离别(作者:蒋昆成;20180615)

浏览量:    日期:2018-06-23 15:04    作者:蒋昆成    来源:校报编辑部     审核人:

离别总是最让人不舍啊。又是一年六月,又到了别离的关头,站在人生的路口,站在人生的站台,我们不得不在这里挥手作别,然后转身离去。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没有人能无牵无挂走完一生,过往种种,每在离别那一瞬涌现出来,都不禁让人湿了眼眶。
  这些年,一直盼着早早地毕业,而真到这一刻,却怅然若失。就像阿喀琉斯追不上乌龟一样,追到的瞬间,我们就已经失去了。往事如烟,那些淹没在风尘之中却永远镌刻在心里的人和事,刚一失去便再不能追回了。
  我再不能踏进熟悉的行知楼,回到熟悉的教室,带着满脑子的困惑,聆听老师们的教诲。
  过去的四年里,在不同的课堂,我曾眨巴着眼睛望着他们,把他们的每一句话牢牢地记在心中。
  而现在啊,我终于不得不告别他们,就像那无数次下课钟声响起时一样。可这是最后一次下课了,老师再见,可也就再也难见了。漫说人生何处不相逢,又云道之所存、师之所存,我想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带着他们的教诲和那些最美好的品质,努力地走下去。

  我再不能爬上武珈山、回到熟悉的男九幢,看着熟悉的面孔,重温那些永恒的岁月。

  过去的四年里,我们一起走过了乐山的大街小巷,我们一起战斗在召唤师峡谷,有好多好多不能忘怀的事情。世俗眼光里的颓唐吗?冷暖自知,细数来,那都是我们一起并肩走过的欢笑和泪水啊。
  而现在啊,我终于不得不告别他们,一声珍重、相去万里、各在天涯。失去方知有过,爱过方知情浓,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我再不能推开编辑部的门,我再不能以班助的名义走进弟弟妹妹们的教室,我再不属于这里,也再回不到过去。
  过去的四年里,我在这里忙忙碌碌,我在这里实现自我,我在这里聆听教诲,我在这里真真切切、有血有肉、有哭有笑地活着。
  而现在啊,我终于不得不告别他们,若一去不回,再见无期,我也祝福他们,然后收拾上路。我知道:人这一生不过是暂行暂栖,我们不断寻找着归宿,却永远找不到归宿。
  我再不能随那大渡的流水,再不能嗅那广场的桂花,再不能听那图书馆外的蛙鸣,我再没有老师的催稿,再没有做不完的作业,再没有参加不完的活动。所有曾经以为好像永远没完没了的,终于还是完了。是的,我解放了,我也终于失去了。
  我们的联系、我们的距离,就像那离别的风筝,慢慢地远去了远去了,就要断线了,快要看不见,感受不到了。但是,世界真的大吗?我们真的远吗?

  “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只要你相信,咫尺可以天涯,天涯可以咫尺。天涯比邻而居的,不过是我们的心罢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