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番诗意(作者:沈兴瑶;教科学院学生;20170530)

浏览量:    日期:2017-06-02 11:16    作者:沈兴瑶    来源:校报编辑部     审核人:

柳絮飞尽了,海棠凋谢了,这本是一幅残春之景,却是“万物至此皆长大”的初夏之状。
  今年,夏至是伴雨而来的,立夏是迎阳而至的。短短数日,白昼开始变得漫长,天气也逐渐升温。夏夜里,在沫若图书馆旁可“听取蛙声一片”,在百果苑天桥上亦有“清风半夜鸣蝉”。从馆内到天桥,同样每天都途经的道路,同样平淡平常的生活,只是换了一个季节,换了一种视角和心情,体味到的却是另一番诗意和欢喜。四季纵使有一年的光景,但春、夏、秋、冬的景象还来不及细看,大自然就从“芳草吐新绿”过渡到“夏木已成阴”的模样。与其感叹时光匆匆,不如趁早感受自然馈赠的美好。
  因人而异,从夏季中感受到的人文风情也甚有不同。汪曾褀曾说:“夏日的空气很凉爽,草上还挂着露水”;苏童说:“太阳落山在夏季是那么长”;朱自清说:“扬州的夏日,好处大半在水上”。不管是从何种维度来感受,它们都是与生活相息的,贴近生活的同时也在深入生活。
  老舍那句“口福最深的季节”,刚好应了我对夏日的情结。诗有说:“樱桃已过茶香减,铜碗声声唤卖冰”,这是古代人们钟情的夏日消暑冷饮。于我而言,对“冰”的喜爱在童年已经深藏心底了。
  用铜盏相碰作响的卖冰者在如今早已消逝,但在家乡雪糕店铺门前悬挂的“娃娃头”泡沫板却依然还在。所谓的“娃娃头”,巧克力色或黑色圆头,白色圆脸,是卖雪糕的标志图型。炎炎夏日,和三两个伙伴儿买来雪糕,色彩缤纷,口感冰凉。坐在村口处的树阴下,你尝尝我的,我尝尝你的,这样一来二去,雪糕在高温下渐渐地融化了,一个不留神,雪糕液体就沿着手指往手腕处流去。等仰着头,慌忙地吮吸留下的雪糕时,它却早已滴落到了衣服和裤子上。这时,大家总是相视而笑,随意地拍拍衣服和裤子,继续满足地吃着。雪糕,承载的是一段乐趣无穷的童年时光,同时,也是童年用于感受夏季的载体之一。
  饮食是区分季节的一种表征,服饰则是另一种鲜明的呈现。“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采莲女身着一袭罗裙,与夏日荷叶相映成趣,更显得楚楚动人。自古以来,中国人对裙子都有一种钟爱。我对裙子的情结比雪糕更来得直接,对美的初认识也来自于它。
  孩时的我,穿过白色轻盈的丝质蓬蓬裙;穿过镶着白色珍珠的粉红公主裙;穿过清新翠色的少女长裙……这些形形色色的裙子,它们好像是象牙塔,呵护着每个小女孩心中的公主梦、童话梦,它们承载了我的一段童真岁月。
  夏天,是四季中最适合“静坐澄思虑,闲吟乐性情”的季节。初夏才开始,夏日还很长,万物也才皆成长。把时光放入到生活中,放慢脚步,夏日是值得用心去感受、感知、感悟的。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