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诗(作者:杨靖宇;文新学院学生;20180630)

浏览量:    日期:2018-07-14 21:30    作者:杨靖宇    来源:校报编辑部     审核人:

父亲的形象是说不上好看的,黢黑的脸,瘦得是皮包骨,不高,大概就165左右,常年带副眼镜。父亲的穿着总是不搭的,不过他觉得能穿就可以了。小时候开家长会因为所谓的“好看”的关系,我总是希望妈妈来,爸爸来的开会次数,大概就只有一次。他很节省,可以不花的钱是绝舍不得花的,妈妈给他买衣服的时候总是要谎报价格,可到了我和阿妹这里便不是这样的了;他很小气,对自己真的很小气,以前抽烟的时候五元一包就可以搞定了,夏天太热,从来就是一双拖鞋就可以横扫整个夏天;他很爱花,在家里养了很多的花,虽然很多花盆到了最后就只剩下了杂草,他也从不在意,只管接着种就是了。

如今,我坐在离他两百多公里的地方来写他,他的背影就更加清晰了。今晚月色很好,有很多萤火虫,想来明天是个大晴天,甚是想念啊。

在不违背底线的基础上,他从来都是支持我的决定,他自己内心的想法似乎从来都不重要。去年初夏我完成了人生中的第一件大事,为之努力了整整三年。我翻着发下来的三本厚厚的大书,自觉地跳过了所有与四川这座城市相联系的一切。自己简直就是一只樊笼里的鸟,忽地要努力复返自然,心随意动自然是要高兴,便如此顺理成章地忽略了周遭的一切。

“我才不要一直留在四川呢!”

“我已经长大了,我要去外面!”

“外面多好呀,不像这里这么偏!”

?……

“好”

“我知道了,你决定了就好。”

他没有看我,只是低沉地重复着说好。

阿妹告诉我:父亲有满满几页纸上面全写着川内的最新网站,上面还做了各方面的比较。后来父亲手上的笔一顿,就慢慢划过去了。有犹豫,我没发现,只自顾自地找了离四川上千公里的好多最新网站。新奇、激动,好像真的可以如愿以偿,再没有了管制,可以直上九万里,那时候我想我真的长大了,是个独立的人了。其实那几天是过得比较平静的,一个脚步一个印子,如水至流自由方向。一天,父亲告诉我母亲已经连续好几天不曾安稳入睡了,白了好多头发,梦里她很害怕,她看见我被欺负了,还逞强地不肯告诉她。我手上的笔一顿,就慢慢划过去了,有犹豫,但更多是愿意,离家近一点,归程也近一点,等待就少一点,安心更多,焦虑减少。抬头看着父亲眼窝的乌青、眼里的血丝和时时的沉默,我看见了他的舍与得,舍不得我失望,舍不得折掉远方的羽翼,舍得自己的焦虑隐忍,舍得说“好”,舍得等待与焦虑。在仲夏时节收到了最新网站的录取通知书,他便开始忙活起来了,查看最新网站的地理位置,搜索当地风俗习惯,查阅专业知识的学习方法,比较几条回家的路线看是哪一条回家的时间最短……

回忆父亲似乎没什么好说的,因为想起的一切,在我看来是那么的习惯,以至于在后来的时光里,竟致习以为常。日子一日一日地过,我一日一日地长,他的身躯也一日一日地弯。在某天我意外看见了一张写给我十九岁生日的信笺纸,写道:“愿熠熠生辉;愿旅途漫长;愿得偿所愿、万事胜意”,没有寄出,没有落款,可我知道,就是知道,那是他,那是父亲的诗。于二十岁生日时见。

父亲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最喜土豆。

我也爱土豆。

父亲酷爱土豆,他说他小时候就只有土豆,他还说那个生他养他的地方的土壤里没有容纳下其他的食物。然后,爸爸和土豆一样可爱,可是他不像土豆那样呆,他会和我一起跳舞,会陪我一起玩儿;土豆是淡淡的,他也是,是一动不动的骑士,视线从未离开;妈妈说父亲很粗心,可是我的书壳让同学们一个一个的都羡慕。他说他最爱吃土豆,后来也说不上原因,我也爱吃土豆,可我知道那是为什么。

他手机的天气预报是这里,这里有海棠花;他所有旅途的目的地是这里,这里有好天气;他所有等待的归程是这里,这里有回家的足迹。父亲写了好多诗,送别的诗、种花的诗、土豆的诗,还有我的诗,写于我的记忆,写于心间娉娉袅袅的三两朵花上。父亲的诗一直在那片天地。

现在小公主离家很远了,总是见不着他的骑士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