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之影像(作者:刘雪敏;文新学院学生;20180615)

浏览量:    日期:2018-06-23 15:05    作者:刘雪敏    来源:校报编辑部     审核人:

? ?连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觉夏深。经历了连绵不断的春雨天气后,不觉间,夏天悄然而至。
  关于季节,有些人喜欢春天,万物复苏,百花齐放;有人喜欢秋天,落叶纷飞,金黄满地。但我唯独喜欢夏天,喜欢这个热情洋溢的季节。相比于城市里的夏天,我更喜欢乡村的夏天。初夏的时候,北方农村里的麦子进入了收割时节,不上课的时候我会跟着姥姥一起去收麦。烈日炎炎,麦地里有大片的黄色的麦浪。在我玩心大发的时候,长辈们已经开始埋头苦干,而我能帮忙的就是在麦子割完后帮忙把它们摞在一起,接着长辈们会把它们摆成一个稻草人的形状,防止动物们偷吃。而我就喜欢穿梭在这些稻草人中间跑跑跳跳,不知疲倦。
  关于夏天,我的记忆最深的是在小学,那时候跟着姥姥待的时间最长。在炎热的季节,一边听着蝉鸣,一边盼着下课铃响。放学后和小伙伴三五结伴在校门口超市买一个七彩雪糕,边吃边闹,一起回家。回到家还有姥姥做的消暑绿豆汤,再来个冰冰凉凉的西瓜,那种感觉真的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享受。在小镇里,四季好像都有颜色。白天可以在菜园看到“娇艳欲滴”的蔬菜,渴了可以随手摘一个西红柿或者黄瓜,酸甜相间,满满夏天的味道。
  这么多年过去,我还一直念着姥姥在夏天做的面汤。北方以面食为主,做面食也是一种仪式,即使在夏天这样炎热的日子。姥姥通常会先将面和好,然后将西红柿黄瓜炒好放入锅里加水备用。那时我在桌上写作业,总会偷瞄姥姥的做汤过程,感觉一团面在姥姥手里变换了不同的形状,等到回过神,一碗面筋汤已经摆在了我面前。小的时候身体不好,又不爱吃东西,自然而然得了胃病。每次生了病什么也不想吃,被爸妈训了很多次也不改,还总爱吃零食。然而在姥姥家的时候,姥姥禁止我吃零食,尽管胃病还是会来,但她做的面筋汤是我的良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不管多难受,只要闻到那股味道,就觉得有精神,想快点好起来。姥姥不善言辞,不会说多少安慰我的话,但也决不许我娇气。每次她就会坐在我对面,看着我吃完,虽不多话,但这种无声的陪伴和呵护也让我觉得幸福。多年过去,每次天气热或者生病的时候,感觉只要吃一碗汤就立即有气力。无论我吃过了多少美食,都不及姥姥的汤美味,因为,那汤里有满满的亲人的味道和归属感。
  午睡后,跟着姥姥在树荫下乘凉,稀稀疏疏的树叶,透过斑驳的阳光。拿一把蒲扇,铺一个凉席,偶尔有风吹来,还可以听到沙沙的树叶声、蝉鸣声,慵懒又随意,耳边还有一群奶奶们聊家常的声音,现在觉得用“岁月静好”这个词来形容是最好不过了。
  夏天的傍晚,夕阳将要消失的时候,还可以欣赏到晚霞,想着天空的尽头在哪里,想着这个世界有多大。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北方姑娘,夏天并没有南方如此的湿热,所以偶尔的一场雨也能让我兴奋许久。每当下雨,我都会冲出去走一圈,感觉空气都是凉凉的,细细的雨丝打到身上,凉爽的感觉像是触碰到了心底。虽然回到家自然是要被耳提面命地教导一番,但依然阻止不了我对雨的喜爱。特别是雨后和小伙伴一起去池塘捉蝌蚪、蚯蚓,然后跟着姥姥、姥爷一起去河边捉鱼和虾。那个时候总感觉夏天是上天最奢侈的馈赠。
  后来,我回到了爸妈的身边。逐渐成长,离家,懂得了生活的不易,体会过繁华,也领略过孤独。看过了太多这个社会的浮躁,更明白平和的难能可贵。如今姥姥、姥爷都已经不在了,但无论身在哪里,每当到了夏天,我总会想起故乡的菜园,姥姥的汤,内心总会无比想念那个无忧无虑,色彩斑斓的夏天。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