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春(作者:罗爱文;外国语学院学生;20170330)

浏览量:    日期:2017-04-06 16:29    作者:罗爱文    来源:校报编辑部     审核人:
  月是故乡明。一年又一年,见过不同地方的春天,看过不同春天的景象,始终觉得,故乡的春天才是记忆深刻的。朦胧的雨丝,桃梨杏的芬芳,还有那绿意盎然的芭蕉,都是故乡的春天最让我心动的景象。
  春雷优雅地擂鼓,不紧不慢的鼓声迎来了春雨,淅淅沥沥的春雨如灵动的精灵撒向人间大地,告示着冬天的终结,迎接春天的来临。
  细密的雨丝从阴云密布的天空无声坠入尘土,完成她们短暂的使命。雨丝没入干燥冷硬的泥土,抚摸他的不甘与暴躁。被冬风肆意欺压了一整个冬季后,他终于变得柔软湿润。
  羊肠小道,经过春雨的洗礼后,也变得泥泞湿滑。行人若是着急赶路,小道大概是乐意和他们来一个亲密接触的。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睡前,看着梨树上的花骨朵儿被嫩黄的叶抱在怀里,安静沉睡。晨起,满树繁花傲立于树枝,如星辰大海般绚烂夺目,煞是迷人。
  桃花从紧裹的花苞中费力钻出,以最饱满的状态和最娇艳的颜色向着春天微笑。春风抚过,一簇一簇的粉色云团在湛湛晴空下,笑得志得意满。
  槐树花在一笼笼绿叶的陪衬下,大方地向人们展示着她清冽的芬芳。笨重沉着的耕牛,不知是为槐花迷人的芬芳所沉醉,还是大簇的槐树叶吸引了他,让他止步于树下不愿前行。
  牧童悠然地骑在牛背上,走遍了整个村子,只为找到汁多味美的青草让牛儿吃个饱。泥泞的路上,留下了整齐的牛蹄印,不久就有雨水注进,很快地形成两个小小的水窝。
  尖尖的竹笋在春雨的浇润下,铆足了劲地向上拔高,高一点,再高一点,恨不得能窜到天上,与太阳比肩。无风仍脉脉,不雨亦潇潇,飒飒的竹叶在风声中慢慢成长。
  外公拿起拾到的粉笔,背着左手,在堂屋门前站定,留下字:初翻云开见灼日。做了一辈子农活,上学的时间不超过两年,写的字却遒劲有力,惊云游龙。让我着实汗颜。
  微风拂起他花白的头发,外公眯了眯眼,悠闲地欣赏着自己的字。然后告诫我,字如其人,需得好好练字写字,不能心急,不能气躁,一步一步来,才能写出好字。人生亦是如此,不急不躁,方能体味本真。而后不紧不慢地添了下一句:苦尽甘来又一春。
  年过半百的外婆,坐在门前光亮处,拆下平时不常用的蛇皮口袋,一条条白色的塑料线条在风里飞扬。手指灵活地翻飞,将散乱的线条搓成结实的麻绳。衔春的燕从寒冷的北方归来,外婆也在春燕这一来一去间,慢慢老去。
  我在冬去春来间,离他们越来越远,与故乡的春天也渐渐陌生。浓烈的思念,只能化作电话里的一声声问候和叮嘱,担心和忧愁也化作越来越强大的动力。我明白,只有我过得好,我足够优秀,才是让他们笑逐颜开安心生活的定心丸。
  故乡的春,离我越来越远,而在我心中,却是永远难忘。
  那细雨,那清风,那桃红,那芳香,都是我永不忘怀的记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