蓦然回首(作者:张冬梅;文新学院学生;20160930)

浏览量:    日期:2016-10-09 11:11    作者:张冬梅    来源:校报编辑部     审核人:

    又下雨了。乐山,这个身在大渡河边的城市,是一个喜雨的城市,开学以来,半数以上的时间都在下雨。在雨中,在白驹过隙间,我匆匆来到了大二,当眼眸触及到那一抹抹绿色,耳边响起那一声声熟悉的口令声,蓦然回首,我似乎就是那个在绿茵场上的一个。

时光仿佛倒流,怀着对于大学生活的美好期待与无限向往,站在绿茵场上的我,穿着并不合身的军训服,身边都是陌生又青涩的面庞。那时的教官,是我们最亲密的人之一。两位教官一个像“黑面神”,总是严肃又认真地抓着我们训练,而另一个教官笑起来总像寒冷冬日的“小太阳”,在训练苦累之余,总会偷偷给我们“放水”,给我们讲笑话,分享兵营的趣事儿。尽管很多时候我们在大太阳下被操练得疲惫不堪,总是会在背后把“黑面神”狠狠地骂一通,但,说句心里话,他还是一个很棒的教官。我,作为一个从小就坐在前排的学生来说,在军训中,因为浓缩就是精华的原因,我成为了我们十七连的“替补担当”,就像一个一下雨就会噼里啪啦漏雨的房屋,哪里漏,就补哪,我就是哪列缺人,就补上去。就这样,我从军训第一天光荣地补到了最后一天,甚至后来连教官都可以准确地喊出我的名字,因此,这段经历让我怀疑最后我得的“优秀学员”是不是教官看在我平时尽心尽力地补漏,给我的一点点补偿。每次我们还是会和黑面神说说笑,但无论我们私下多肆无忌惮,每当总部口哨一吹,那张脸就像晴转多云一样,瞬间不一样了,有时不久之后会变成大雨甚至暴雨,这种时候如果谁还敢嬉皮笑脸,就真的会死得很惨。

军训,无疑,我们接触最多的就是我们的教官了,大学军训的教官其实就是我们大学的第一个老师。我们相处的时间虽然只有短短的七天,或许我们并不是他们第一次带的军训生,或许也不会是他们带的最后一次军训生,或许他们并不一定记得我们每一个学员的样子和名字,我们或许只是他们人生中的匆匆过客。但,对于我们来说,至少对我来说,他们的存在并不是我生命中的过客,他们是值得我记住的人。他们的认真、负责、微笑,和我们十七连共同的记忆,都值得我珍藏。因为,这或许就是我们大多数人生命中最后一任教官。一个人,一生有多少机会与时间去接触到这一群自律的人。即使有机会,那时的我们,青春早已不在,所以再好的机会也抵不过最美年华里的纯真记忆。
    一声哨声把我拉回绿茵场外,看着那成片的绿色,我也想起了此去经年的“黑面神”和“小太阳”,不知他们现在何方,只愿一切安好。而我,亦将一如既往过好我的生活,将大学生活过得如金子般闪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