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黄昏(盘洁;文新学院学生;20170515)

浏览量:    日期:2017-05-22 17:55    作者:盘 洁    来源:校报编辑部     审核人:

我从没有见过藏羚羊,也没有去过可可西里,只记得在儿时所看的《动物世界》里隐约露出几帧影像。听说藏羚羊是一种可爱的生物。胆儿很小,皮毛光亮,让人看了忍不住想抚摸。但就是这样可爱无辜的生物,竟遭受了这样的无妄之灾。
  当我在听《最后一只藏羚羊》的朗诵时,眼前浮现出了一幕幕惨烈的画面。那是一片被血染红的天空,那是一片被血浸透的土地。以风声为悲鸣,以雨水为眼泪,哀悼那些排列在地上的皑皑白骨。那本该是一只只活泼跳跃的藏羚羊啊,现在只能用一具具枯骨证明它们来过这个世界。我感到悲哀,人类的贪婪造成了一个种群的灾难,不,不只一个种群的灾难,那些称赞过它们的人,直接或间接地成了手刃它们的刽子手。收藏家们喜欢它的皮毛和犄角,他们认为这是美的事物。可那是染着血的艺术品,是跟我们一样鲜活的生命。
  如果我能听懂藏羚羊的语言,它们会说什么呢?是痛斥人类的罪行,还是感叹自身力量的弱小?也许都不是,因为自然界的法则就是弱肉强食。
  曾经的地球,虽然远没有现在这般富饶,但她比现在美丽,比现在更有生机。看看我们脚下的土地吧,好些都被所谓的“发展”破坏得面目全非。全世界每天有75个物种灭绝,每一小时就有3个物种被贴上死亡标签。很多物种还没来得及被科学家描述和命名就已经从地球上消失了。据世界《红皮书》统计,20世纪有110个种和亚种的哺乳动物以及139种和亚种的鸟类在地球上消失。目前,世界上已有593种鸟、400多种兽、209种两栖爬行动物和20000多种高等植物濒于灭绝。而如今,这些数据早已被更新,早已被突破。我在想,是不是世界都寂灭了,人类才会停下脚步。还记得那篇只有一句话的文章吗?“当世界只剩下一个人时,他听见了敲门声……”。
  我自己跟着伴奏读了好几遍《最后一只藏羚羊》,更是情难自已,涕泗横流。我几乎能切身感觉到那种深切的无奈,生命的绝望。那一声枪响,不仅结束了最后一只藏羚羊的生命,更断了人类的后路。我听到了,看到了,你也听到也看到,我们可以做些什么吗?好好活在这个世界的你们,能够回答我吗?
  也许,我不需要这个回答,是那些被世人遗忘的,伤害的生灵才需要人类的回答。我们不缺少爱,也不缺少关怀,世界上的许多人,许多国家意识到了这些问题,所以才有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才有自然保护区和国家公园。但是这些还不够,一个偌大的星球的全部生命,都有资格生存,这不应由人类来决定,谁生谁死,自然会有定夺。
  机械的生命,冰冷的大楼,当人类站在食物链顶端高昂着头颅,肆意大笑时,我们也就危险了。人类的一切来自地球,最终也会化为黄土归顺地球。
  画面定格在如血的黄昏里,微风浮荡。远处的天边划过了星,她们在祈祷,在为生命祝福,愿活着的生灵能和平,愿逝去的生灵能在另一个世界里安好,自由。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