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淅沥沥不曾远离(作者;周小雁;文新学院学生;20170915)

浏览量:    日期:2017-09-18 19:20    作者:周小雁    来源:校报编辑部     审核人:

         是六月里乐山的又一场夜雨,在人们入睡后它又悄悄地来了,滴滴答答,响了树叶,一声一声,润泽心里。
  听室友说,今年校园里的六月异常安静,没了像前几年师兄师姐们开跳蚤市场的热闹,也少了在行知楼前拍集体毕业照的欢声笑语。就连收发室的阿姨都说:“今年寄快递的也少了很多……”。
  然而,别离的气息正缓缓地弥漫在校园的每一个角落,停留在那一声声再见里。想必大家都在坚守,谁都不愿提前离开。可今年,却来不及彼此说再见。因为我提前了逃离。离开乐山的这段日子里,面对着师弟师妹们的采访,我不知道该怎样去给他们描述我经历的点滴。因为有些人有些事,无法言语。
  不觉想起了那个凌晨,还有男生在楼下浪漫地给对面楼他心仪的姑娘大声告白。羡煞旁人的同时,我在想,等他毕业时,还有这样的热情与耐力么?我至今记得,去年六月的某个夜晚,也是在这栋楼下,我路过时分明看见一对情侣站在开水房的空地上相拥而无语。透过黑夜,也许只有眼泪才是最好的告别方式。那时候,我也不懂,为什么毕业了情侣就一定得分手?
  朋友告诉我,那是他们别无选择,时间、年龄,最重要的还有距离。我天真地回答“飞机是干什么用的?”“距离不是产生美么?”朋友只是大声笑着说:“傻逼,距离产生的不是美,是放弃”。我当时听了,肚子都笑痛了,并不争辩。
  可今年,无论如何,我都笑不出来了。我也要走了。不能想像,行知楼、图书馆、阅览室、操场、武珈山……校园里那些人那些事都只能成为回忆。我拼命地想抓住这一切,最后剩下的只是徒劳的忧伤与失眠,被算不上孤独的孤独席卷,一晚接着一晚。为了睡个好觉,我选择了短暂的逃离。也许,这只是借口。
  是什么让这一切都来得太过突然,根本来不及说声再见?如果不是外面这场淅淅沥沥的夜雨褪去我白日的烦躁,我甚至都不能好好地安静下来思考,我到底是怎样地把这些好时光都挥洒了?我反复地质问着自己。
  别离的日子里,大家都格外感性。还没回乐山,一个妹子就约了我跑绿心。当挂完电话,翻开手机,看着澳门新葡8455的宣传片;看着朋友圈刷的一轮又一轮的毕业照;看着各种评论打趣;看着那些熟悉的人儿,不觉一阵酸楚。
  总以为毕业遥遥无期,转眼间就各奔东西。
  虽说毕业快乐。可有时候毕业竟成了永别,禁不住泪流满面。
  时间开不回倒车,有些人这辈子再也不会遇见了,有些事再也不会经历了,那种青春的感觉也不会再有了,逝去的日子毕竟都远去了。
  搭上时光这辆车,我选择一路向南,我不回头。因为这一切,都不必追。
  想必这时候,图书馆门口应该有很多穿着学士服仨仨俩俩各自摆拍的。经雨洗过的小花园也应该很干净明澈,也许等我回去园子里还能闻到栀子花的扑鼻、喷泉的淡草香、还能看见那粉红色的睡莲、那偶尔跳起来还吐着泡泡的调皮鱼儿……所有的这一切,就是我最好的毕业礼物了。装好行囊,用我的方式怀揣记忆,带走澳门新葡8455。

  窗外的雨还在滴答着树叶,一声一声。在澳门新葡8455多少个夜里,它都淅淅沥沥地下着,不曾远离。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