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徐清风(郭游嘉;数信学院学术;20170515)

浏览量:    日期:2017-05-22 16:57    作者:郭游嘉    来源:校报编辑部     审核人:

这番日子,天气逐渐晴朗了起来。清晨,阳光斜斜地照射在对面的宿舍楼上,起床收拾后,我便准备出游,去感受外面的一片风光。
  在百步梯下乘坐了公交,很快便找到了一个靠窗的位子,戴上耳机,望向窗外。车子穿过市区,横过岷江。进了景区后,接着是嘉定坊、八仙洞,最后到了我这次的目的地,乐山大佛景区。
  那时正值中午,天气有点热。我一步步顺着山路爬去,步伐比较匆忙,一路上都是旅客,好不热闹。沿途走过了很多条早已熟悉的路,四周都是葱郁的树木,阳光透过缝隙洒下,照耀在四周,一片繁华。
  凌云寺的崖边修筑着一座亭子和一条小长廊,走得有点累了,便决定过去休息休息。过去的时候,极目往下望去,江面泛着波光,在日光的照射下犹如碎银。紧邻的是青山,江水蜿蜒,看不见尽头,我的思绪便也随其飘向远方。没有忧愁,没有烦恼,目光中所看到的,心中所感受到的,都只是纯粹。
  随后的山路仍是曲曲折折,最终到达了麻浩崖墓。走进去的一瞬间,便有种庄重的感觉。左右两边是出土文物的展览室,中间是几间崖墓的墓室,右边还放着两个石棺。最大的一间墓室里,墙上刻了荆轲刺秦王和西王母的壁画,右边可望见里面同样有一间很大的内室,放了不少东西。墓里面很潮湿,从踏进去的一瞬间,便感觉很是瘆人,阴气着实很重。
  走出去摸了摸门口的两座石棺,不禁会想,我们挖了别人的墓,把他们移向了别处,占去了他们死去的住处,扰了其安宁,确实又很是让人难受。带着这种复杂的情绪,走进了第二间展览室,仍旧是一些陶器。中间放着一口揭开的明代木棺,对着其拜了一拜,便离去了。
  紧接着便又是一条上山的路。整条山路很长,又极静,四周全是林木,遮挡了些许阳光。此时体力已有点不足,便慢慢往上爬,时而喝口矿泉水润润口。路过花湖湾,只见水流两侧开满了油菜花,黄灿灿的一片。中间架着座石拱桥,站在桥上,风景尽收眼底,花香拂过,且有清风相伴。找了位置舒服地坐着,瞧着那水,那花,享受着春风,恰有王维“万籁此都寂”的境界。
  在庙宇的门口,坐落着一座“青衣亭”。此亭以青衣江的碧水、远处的蓝天、两旁的绿树为背景,宛如一幅画。一直便爱极了那亭台楼阁的景色,只需静静地坐着,或吟诗喝酒,或下棋抚琴,或闭眼小憩,已是一种极好的姿态。
  随着石路往上走,便是乌尤寺了。因本就修建在山上,从山上向外望去,左边水流平静祥和却又一望无际,右边则分别是青衣江、大渡河、岷江。水流汇集之处似一块彩玉,澄澈而美好。
  下了山后,从一道门出去。门口是奔腾不息的江水,远处隐约可见青山绵延。凝视着这水光粼粼的江面,没有一丝一毫的杂念,我多希望时间就这样停止了,与这山水为伴。偶遇一个妇人和孩子带着一只小狗在江边玩耍,一派欢乐的场景。不远处还有一个年轻的摄影师,他举着相机,对着那一片江景,似乎在寻找着最好的角度。这本是极其平凡的场景,却让人觉着无限温暖。
  我们生活在这凡尘俗世之中,本就有许多人事极其繁琐,若人人都深陷其中不可自拔,那生活本就失去了应有的意义。最喜欢的诗人莫过于王维,他潇洒飘逸,有名有才,喜爱自然的山山水水,做事仅凭心境,诗间带着一股禅意。犹记得那“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的意境,我想我也会赏到这样的景致。
  离开的时候,耳机里的旋律还在流淌着,阳光依旧热烈。所有的喜怒心酸,都会随着这清风渐渐吹散,都会被月光所渐渐淡化。忘不了的,就别忘了,开心的,仍旧记着。来日的路,我们仍要继续往前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