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告别(作者:邓霜娇;教科学院学生;20170915)

浏览量:    日期:2017-09-18 19:22    作者:邓霜娇    来源:校报编辑部     审核人:

         2013年9月5日,山灵水秀的嘉州饱含着湿润的氤氲。初来最新网站,就经历了人生太多的第一次。没有一张熟悉的脸庞,也不知道去寝室的路在何方,幸好热心的学姐将我带到了寝室。而后才明白原来上课座位也可以不是老师说了算;原来一堂课的时间也可以是两个四十五分钟;原来和来自四川、浙江许多省份的同学用方言说着家乡风俗会让人产生如此亲切的思念……而这孤单迷惘的时光是短暂的,大学,我希望自己能够独立、有所担当。
  大学期间,竞选班长、体育委员、宣传部工作助理、普通话小老师、校团委办公室负责人……年轻的自己敢想敢做,凭借那股热血,相信美好的未来。在太阳岛文学社工作期间,有幸被邀请参加本市作家协会的各类诗会,阅读文学大家的作品,从而获益匪浅。随着时光的流逝,自己逐渐知晓属于自己的情有独钟:纯真无邪的《诗三百》、火花迸溅的百家争鸣、言有尽而意无穷的古典文学……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我们有义务将其传承并发扬光大。
  很庆幸在大学阶段遇见了优秀的专业课老师,虽有不同的教学风格,但对学生都有一颗爱怜之心。他们的言传身教不仅在知识领域为我们树立了榜样,也指明了我们未来奋斗的人生方向。曾记得在大二下学期《小学语文教学法》这门课上,廖娅晖老师拖着受伤的腿为我们上课,作为学生,我们看着很是心疼。为了给我们示范拼音教学,她双手撑着桌子,慢慢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边扶着桌角,一边向前移动。就这样一瘸一拐地走上讲台。全班同学的目光也缓慢地移动着,谁也不敢发出一丁点儿声音。廖老师终于站上了讲台,站稳后的她轻轻一撩头发,笑容瞬间洋溢在她的脸上,整个精气神瞬间就不一样了,仿佛一束聚光灯打在了她的身上,伤痛也被遗忘了似的。随即廖老师像一位优雅的指挥家,右手五指微闭指着板书。动作大方明了,体态自然端庄,我们50多位同学就被这样的气场震慑住了。讲台上的她,言行举止、一颦一笑都仿佛为教师这个行业而生。“来,跟我读———baba猪八戒的八八月的八”,我专心致志地听着,头脑中也不禁想象着廖老师曾经给小学生上课的样子,她是一位多么优秀而优雅的老师呀!
  而让我由衷钦佩的还有杨洪老师。听杨老师上课,你会觉得如饮一杯陈酒,越到最后,越有味道。与其说教学设计是如何将知识更好地传递给学生,倒不如说是思维的启迪、智慧的顿悟。一堂讲授“学习动机”的心理学课,没有单一的平铺直叙,而是列举了生活实例———“我们为什么不喜欢学习、考试”从而与心理学知识挂钩,这样的教学方式是深入浅出的,也是常见的。随着我们对基本概念逐步明晰,通过基础练习,掌握各个知识点。在教学的最后一个环节,一句“你若盛开清风自来”才情肆意的板书如蝶入凡间美丽地落到了黑板上,时至今日,回味悠长。这的确是一堂耐人寻味的文学与心理学交叉课,也是一堂人生哲理课。这位富有才情、爱怜学生的老师,不仅让我初步感知教学这门艺术,还让我真正感受到所谓的教师人格魅力。
  感谢这些优秀的老师,学生年代是短暂的,能有这些指路人,让我感受到了生命的光与热。现在回忆起这段时光,内心是温暖的;而纪伯伦说“记忆是一种相聚的方式”,任时间年轮的碾压,某个碎片触动了这些灵动的记忆,无限感慨之后更为明志致远。
  学习是这样,生命亦如是。给生活一份寂寞,留生命一份从容。年轻的我们就像最新网站旺盛的海棠,鲜艳明媚、不可一世。随着生活经历的日益丰富,在繁重的工作中摸爬滚打,我们才知道枝繁叶茂的绚烂是极致之美,寒冬枯枝的肃杀也是极静之美。生活终将把生命变得圆润。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毕业,无论是热情相拥还是挥泪告别,这一天总是会来的。还在回味着去年师兄师姐的毕业照,想象着自己授位穿上学士服的样子,而弹指一挥间,2017年,我们成了最新网站的主角。离开最新网站时,我会向母校深深地鞠躬,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