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迷吾乡(作者:杨晓霞;文新学院学生;20171015)

浏览量:    日期:2017-10-17 11:58    作者:杨晓霞    来源:校报编辑部     审核人:

         原野里有风,风里有糖;丛林里有水,水底有鱼;桥上有人,人面带笑;路上有景,景中看花。这是我的家乡,一个不为外人所知的小镇,在我心中却是忘不了,也不想忘。
  说广元或许还有一定名气吧,女皇故里,泱泱中华五千年,可就这么一个女皇呀,能不出名么?还有啊,剑阁呀、阆中呀、温泉呀、古镇呀、女儿节呀,好玩的可多了。可那不是我远在他方心中所念,不是我生长的地方,不是我的故乡。我的故乡是木门镇,广元的一个县中的一个小镇罢了。它籍籍无名,没有悠久历史作证,没有深厚文化为底。从前我也瞧不上这个小地方,即使这是我的故乡,是我的根。没有什么是高大上的,没有好玩的,也没有好吃的,路还弯弯曲曲的,一下雨,一脚踩下满是泥。后来,我远离了这个让我有些许厌弃的小镇,此后一年只回来两次,总共只一个半月,呵,那么个无名之地,我也不会想念。
  不过三五年,我未曾关心的故乡却已然变得“不像样”了,虽然山川仍然没有被切割、雕琢,依然没有令人惊羡的历史文化点缀,但此时的家乡已让我止住了脚步。余光中写乡愁,写得美,代表了万万游子远途思归之情。我却想写“乡思”,我对故乡的相思和祈愿。我想念故乡的人,因为他们满是温情。我顾念故乡的山、水,不是因为美如画,而是迷人深。
  有一年我回家,坐在车上,拂面清风,虽正值盛夏,却感清凉怡人,眯着眼,很舒服。从前,车上满是人,人挨人,挤来挤去,夏天全是汗味,真的不好闻。如今,公交车上秩序井然,核载几人就是几人,不挤不抢,再不用担心超载。小镇的山路,狭窄、七弯八拐的,两车若是“狭路相逢”,可是得小心点。现在,我越发佩服这小镇的司机师傅了,山路开得跟大马路一样,真乃绝技呀!司机师傅们还有一个小习惯,乐意时不时地帮村里人捎带东西。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淳朴,也不知道还有多少这些温暖的举措。
  故乡的路平了,故乡的人暖了,故乡的方言听不厌,故乡的景看不完,故乡的美食食不厌。故乡的街道很窄,像胡同,巷子,人一多就挤挤攘攘的。这拐拐那逛逛,几乎全是吃的。有麻圆,外表金黄,沾满了芝麻,内里却是软糯的,咬一口,唇齿留香;有油茶,在冬天喝上一碗,全身都暖暖的;还有热凉面,广元凉面那可不是吹的,是真的超好吃,唯有这一方的山孕育的这一方的水,才能做出这绝佳美味,在别处可是吃不着的。还有木门的豆瓣,木门的醪糟,木门的酸辣粉……现惊觉,原来故乡已经变了,我却忽略了它,它那么好,我却不知。

  回家是欢喜,回乡是热血沸腾,舍不得离别,不想再远行。只想故乡的山山水水,只想看满山的茶。一片片绿,一层层鲜,想去摘新茶,守一片绿,想去学一学茶道,煮茶,品茶,那么得好。
  我没深悟的木门寺,却是红军的遗址,已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我不理解的故乡却是咱县的“粮米之仓”。我想,我再不敢小觑我的故乡了,不为别的,只因是我的故乡。
  以后,我想回到故乡,住在小镇上,寻一处山水灵秀的地方,修一幢木屋,围一处院子,再摆上几把椅子,天晴就看看云,下雨就听听风。煮酒烹茶,写诗作画,就醉迷在这乡野。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