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 角(作者:汪美林;文新学院学生;20170315)

浏览量:    日期:2017-03-17 11:31    作者:汪美林    来源:校报编辑部     审核人:

? ?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是在宿舍楼道的角落里。那个转角里塞满了各种味道,让整个过道里的空气都显得拥挤而浓郁。各种湿哒哒的五色塑料袋里什么都掺杂着,看到那些从箩筐里横流的液体上漂浮着的各种黏黏发霉的剩渣,你再也无法想象这堆垃圾演变出来前曾经美好的模样。每天,路过的女生捏着鼻子仓皇逃窜,那几声被呛着后的干咳声在整个楼道里转悠。
  过道里静悄悄的,通风口半掩的窗口里飘来几丝夏夜的热浪。熟悉的黑影渐渐靠近转角。她的衣兜前依然围着那条旧色的围裙,左手半提着一个暗色的蛇皮口袋,右手握着一把带锈的火钳,旁边还杵着一个木然老款的大背篓。放下背篼的她,用火钳麻利地劈开垃圾堆,挑拣出能回收的塑料瓶或者小纸盒扔进背篓里。而那些滴着油腻的汤水以及爬着苍蝇的各色废弃品就得弯着腰,用手来一一刨进蛇皮口袋。
  伴随着垃圾碰撞后“哗啦啦”的响声,筐里翻腾的恶臭扑出一浪又一浪。有时,在清理的现场,也会迎来过道里飞来的几坨不速之客,随着方便盒里的汁水飞了一地,“塔塔”的脚步声已经扬长走远。
  一阵折腾之后,几声闷闷的抖筐声响起。铁实的大背篓,贴在她弯腰弓着的背上,拖起已经肿得老高的蛇皮袋子,她一手扶着墙摸着黑,一边一步步移下楼去。
  再次见到她,是从图书馆出来的一天冬夜里,在新天桥坡上包子铺的拐角处,正对着宿舍楼下有一个垃圾桶。拉着那个蛇皮口袋的她一直在那里捣腾着。虽然,头深埋进了桶里,显得很吃力,昏暗的路灯照得她整个人都有些发凉,但那熟练的动作让人涌出莫名的亲切感。或许是听见脚步声近了,她抬起了头望望我,咧着嘴冲我温和地笑笑,顿时在凉夜里升起一股暖意。我摆开那张一路木然的脸,也冲她笑笑道:“阿姨,这么晚了还忙啊?”
  她热情又柔柔地“嗯”了一声。一句话就是一个开始,从那以后,我们之间就有了打招呼的期待。像两个已经熟络了很久的人一样拉拉家常,哪怕只是互相问候一句。我们都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当我提着水壶从楼道里下楼梯时,她开始起身冲我急匆匆的背影叫道:“姑娘,这么晚才打水啊?”每次,寝室里有废弃的塑料瓶我凑齐了给她送去,她总是红着脸不停地念叨:”谢谢!谢谢!”
  有时,忙完了的她常常在大厅门口的长椅上歇息,絮絮叨叨地喊住很晚了还冲出去打水的我,说:“外面的热水供用完了,别白跑一趟啦,下次得赶早。”
  那天,楼道里垒了一天的垃圾,浑身都散着憋气的臭,晚上那个长椅凉风嗖嗖地空在那里,听其他阿姨讲,她生病住院去了。我以为不会遇见她了。打完水,上楼。在转角处,她又背着她的背篓,拉起了蛇皮袋。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