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阴与晴(作者:罗琴;文新学院学生;20161030)

浏览量:    日期:2016-11-03 08:57    作者:澳门新葡8455校报    来源:校报编辑部     审核人:

         我的家乡,在川东北,嘉陵江的江边上。家乡的秋天,我只有两个印象:一是“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二是“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
  国庆刚好回家去,正碰上了秋, 在人间溜达。我陪着外婆,去收她春天就种下,到深秋了才出来的秋南瓜。假期前几天的天气很好,尤其是在乡下。你一定见过城市的秋天凋落的金黄银杏叶,那肯定是很美的!但是你肯定没见过我家乡到了秋天红 色树冠的栾树。这种树秋天结种子, 种子壳的形状像极了三角梅的花朵。但是我最惊奇的是它的颜色,红艳艳,在亚热带常绿阔叶林中尤其耀眼。在秋天,晴朗的天气里,太阳的光芒白而不刺眼,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凉凉的秋风扫过,感觉心情都随着鬓角的发丝飞扬了!就是这种天气里,天空瓦蓝高远,白色的云朵恰如其分地停在那里;站在树下,看到的是红的树,白的云,蓝的天,色彩耀眼 如深秋初冬植物们的最后一次狂欢!在树下看着红色的种子壳,包裹着明年春天的生命,在秋风吹拂下,在蓝色天幕上滑出优美的曲线,顿觉得这秋天壮美。在空阔的天地之间,红色的小船载着希望飘落大树,你应该可以想象得到明年春天离树不远处丛生的小树苗;你应该可以想到多年后满山的栾树;你也可以想到多年后秋 天这里布满山野的红树冠以及飘飞如雨的红色小船。这就是家乡晴朗的秋天,高远空旷,生机无限,不是肃杀,是豪情万丈,让人无限遐想。
  后来的几天,天气突变,阴沉沉的!山与树与天,都蒙上了灰色的纱帐。我知道,这是秋雨来临的前兆。果然,那天晚上,就听见屋外的雨声,“嘻嘻”地来到了人间。好在乡下特别安静,我得以听到雨打在各种物体上的声音,当然,秋风也吹了一夜。第二 天起来,天已是白色,白得亮眼,白底的天下却是黑色的剪影,剪影里有山,有树,树在疾劲的秋风里向一边歪着身子,显示着大自然里强与弱的对比。泥土堆砌的田埂路,被一夜的雨淋湿了,路上的泥滩成一片,人一踩上去,立马印上一个深深的脚印。过一会儿,村里人出工了,你一脚,我一脚,那条滑溜溜的田埂路就变得坑坑洼洼,再下一场雨,坑里积满了水,映着明晃晃的天。水天相映,全是灰与白,这样的秋只有静寂、萧索。与前几天的晴朗不同,这样的秋天总让人压抑。它是老北京 “一层秋雨一层凉”的寒意,更是“一层秋雨一层黑”的压抑。
  秋天的晴与阴,随着我的离去留在了过去,留在了家乡山与天的景色里。风过叶落,雁过留声。我走过家乡的秋天,无论阴晴,只留下回忆,在过去的时间里。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