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面条(作者:洪小帆;化学学院15级学生;20160915)

浏览量:    日期:2016-09-22 17:43    作者:洪小帆    来源:校报编辑部     审核人:

这是我在大学的第一个暑假,回想我当年高考完的那个暑假,那时候心里充满着对读了十几年书终于解放了的喜悦和激动,刚开始几天还开心的不得了,和家人一起去了邻县的果园基地玩耍了一番。渐渐地,释放压力的快感很快过去,生活回归平淡,我陷入漫长的等待录取结果的煎熬中,假期就这么过了。今年暑假回到家乡,没有了对未知最新网站的憧憬和独留内心的恐慌感和惭愧感。多的是对未来的规划。

在家里慵懒,吃着家里人做的饭,看着电视,吹着风扇,生活惬意闲散。虽然家里人没有对我说些让我难堪的话,但是我知道我已经大了,不应该像个退休老人一样闲。我自责不已,开始包揽家里面所有的家务事,做饭、洗衣服、扫地、喂家里的家禽。等过了几天,我听说一个朋友在找兼职,我也想去县城里去碰碰运气,可是天不遂人愿,没有一家店要接受我的意思,我失落不已。父亲说找不到就算了,他也担心我去外面有什么危险,本来在外面奔走就口干舌燥,如果再中暑更让他们担心了。

父亲看我在家闷闷不乐,无所事事。他就决定带我一块去卖面条。我家并不富裕,靠父亲卖面条维持家里的生活开支,母亲身体不好不能干重活儿。父亲的意思是要我去体验一下生活。我和父亲骑着电动三轮车,车上载着满满的几口袋面条,我们早上匆匆忙忙吃完早饭,七点出发。那时天边的太阳还没升起,云层已泛起红晕,预示着这将是被烈日炙烤的一天,出发前父亲非要我戴上太阳帽,我还嫌它碍事,父亲却说,你不带会晒得跟我的黑手臂一样黑。我还很倔就是不戴,又把它放回家里。

中午太阳猛烈炙烤着大地。也炙烤着我们裸露在外的皮肤;知了叫得人心烦意乱。我们在村道上一路吆喝,坐在路旁休息的人,有的根本看也不看我们,有的走上来看了看一句话没说就走了。整整一个上午,才卖出几把面条,还是父亲的老朋友来光顾的。

我们爷俩互相望了望,脸上全是汗水。父亲突然拿出了藏在车里的太阳帽给我戴上,我很是惊讶。父亲紧接着拿给我一瓶水,水是在家里用矿泉水瓶接的,被晒得温热。父亲的黑手臂泛着油光。

我们忍受着酷热,坐在车上发呆。我没想过要放弃,我决定在接下的时光里我要继续和父亲出去卖东西。父亲对我说,卖东西,就是要质量好价钱合理,这就是条基本的原则,再就是要找对时间,我们路上消耗的时间太多,人家早就去山上摘茶叶去了或者去工地上干活去了,所以没什么人,到了傍晚就好了,人们陆续回家,就会有买的人啦。父亲说起经验来滔滔不绝,身处其境后我才体会到父亲的不易。

生活并不是那么容易,无论以脑力还是以劳力生活,都要付出汗水,你不努力何以给予你爱的人幸福?我想,父亲就是抱这样的信念才能在长年累月艰辛重复的生活里坚持下去。这是父亲教给我的。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