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情深时年更浓(作者:雷 虎;文新学院学生;20190315)

浏览量:    日期:2019-03-22 08:33    作者:雷 虎    来源:     审核人:江鸿
  在广福,屯年货、除扬尘毕,过年之前,家家户户都还有个祭祖的仪式,根据乡音,叫做“致年”。小学语文老师说,取辞旧迎新之意,应叫“辞年”。母亲说,方言发音不标准,该叫“祭年”。不管名目如何,今年的腊月三十这天,我们一家人集齐之后,便用背篓背了雄鸡、刀头、贡果、白酒以及香蜡钱纸和鞭炮,上山去祭祖。我们站在祖坟前时,父亲和叔父口中念念有词,其余人则在烧纸,默默祝祷。我以为这无关迷信,而彼时大家都虔诚且宁静,倒更像曾子所说:慎终追远,民德归厚。
  仪式结束后,我们便在满山的鞭炮声中往家里走:该准备团圆饭了。家里面,大男人们都坐在堂屋里抽烟、喝茶,其余人则围在厨房。厨房里满是油烟和柴火的味道,这时二婶在灶前烧火,大婶拿着锅铲炒菜,我和堂姐则一会儿从切菜的母亲手里要过一片腊肉香肠,嚼得满口油脂;一会儿给大婶递过蒜苗和豆豉,大婶正在锅里熬着刀头片,接过佐料翻炒,立时浓香扑鼻!不论何种珍馐,都不及这腊味和家常菜更能勾起游子的乡愁。在饭桌上,母亲自谦菜品不丰,大婶却说,一家人在一起吃饭,就是吃青菜萝卜也开心。除夕夜,我们围炉看春晚,初一天出游晒太阳,都是一家人一起,自是无比适意。
  人们不怕奔波和花销,也要回家过年,自然不只为好吃和好玩,更为了一份家乡情。长久不见的朋友在一起“摆龙门阵”,敬烟敬酒,打麻将,谈理想,诉衷肠,也是人生快事。小我半岁的小洋娃还在读补习班,身为过来人的我鼓励他要好好学习;大我半岁的磊磊娃已经打工五年,吃苦不少的他劝我要认真读书。
  临近过年,原生产队队长吴老爷子也快七十九岁了,所谓“男祝进,女祝满”,大孙儿小东对爷爷说:“您想不想祝进八十的生?”“祝生是热闹,”吴老爷子说,但祝生得花钱呀!而且四个儿子各有各的家庭,也各有各的难处,人生一世,多少愁肠事,不祝也罢……
     “还是祝进九十吧,大祝。”小东明白,爷爷是想祝生的,只是为后人考虑,就推说以后。唉,人上了岁数,谁不喜欢热闹?况且人生七十古来稀,祝九十,恐怕……“你只管放心!”小东心中豪气登生:“爷爷进八十的生日非祝不可!”那天,小东就找齐几位老辈子,给他们做思想工作:“事你儿子辈来办,钱我孙子辈来出,只图爷爷一个开心!”如此,大家自然没二话,祝生的事便敲定。
  像生产队上的所有人家一样,我们家也收到一份口头上的邀请:老爷子进八十,大年初二,务请到席。这是各村的风俗,谁家办酒席,除了自家亲戚,必请同生产队上的其他人家。我们家也按照不成文的约定随了礼金,如期到席。坝坝宴上,主人家热情迎客自不必说,而吴老爷子则仔细倾听来人的祝福,脸上笑开了花。开席后,二叔同几位长辈边喝酒、边吹牛,听之可笑;我见尝到了久违的八大碗,一饱口福;而东哥正则带着他的几个堂弟挨桌敬酒……吃了吴家,后面还要吃许多家,婚宴寿宴集中在春节期间,一来有时间,二来人齐。我们吃得肚肠饱胀了,母亲又挖下地里的大青菜,捡出窖在窖里的大红薯……那年味儿啊,随着人们过年的热情,越来越浓,越来越浓……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