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珍惜?(作者:钟 校;文新学院学生;20190415)

浏览量:    日期:2019-04-26 08:26    作者:钟 校    来源:校报编辑部     审核人:江鸿
  天青色等烟雨,而此处唯有骄阳冉起。此昔今年清明,吾不曾归去。走在嘉定,坊间人却稀。
  清明在我的眼里,一直都是伴着烟雨濛濛的江南水乡图。只不过,空气中弥漫着的是香蜡纸钱的雾气与灰烬;只不过,人们低低絮语的是悼念与追忆。顶着一把伞,或是坟头,或是墓地,或是白花,或是纸币,回忆追忆,曾经过去……虔诚地低头作揖,待那一把纸钱化为灰烬,祈求祖先的庇佑,盼那一日成真的光景。
  这是我去年的经历。是的,上一个清明我还在家里,随着父母亲戚走在乡间祭祖的小道上,亦是烟雨濛濛。可是我们不曾退却,任那细雨丝丝打在身上,因为前方的那个坟头里睡着的,正是我的阿公。“待会儿给你阿公磕个头,保佑你啊!考上大学。”阿婆眯着眼,朝我笑道。
  阿公,这个熟悉又陌生的称呼,大抵自我三岁起,喊出口后,便再也没有应和的声音响起。记忆中的阿公,一直都躺在那个黑黑的小屋里。阿婆说,阿公喜欢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风景。阿婆说,阿公一生都过得很累,没享过什么福。阿婆还说,阿公很喜欢小孩子,如果他没得病的话,肯定会常常逗着我们这些娃儿的。
  到了阿公的坟头,我默默地拔去周边的草,无意间看到,阿婆已经泪眼婆娑。我知道,阿婆想阿公了。虽然我的记忆中留给阿公的那一部分少得可怜,但是此昔的追忆、于阿公的缅怀却在那一刻使我落下了泪。
  低下头,作揖磕头敬酒,似乎在我前面坐着的就是我的阿公。他的嘴角上扬,抚着胡须,轻轻一笑。
  濛濛细雨,我们的背影定格在那一次祭祖,那一个清明。
  但是,今年清明,我却独自一人彷徨于嘉定坊,就是不曾归乡,更谈不上什么祭祖了。更令我诧异的是这次清明假期,只是假前下了几场雨,之后的三天里,却是骄阳万里、曝晒大地。
  走在嘉定坊,坊间人事少,显得有些冷清,但在阳光的照射下,倒是有种说不出的岁月静好之感。偶然一回头,我发现一对老年的夫妻。老爷爷在给他的妻子拍照留念,老婆婆看着镜头,她满脸的皱纹里,是相伴在岁月里留下的痕迹。她穿着红衣,我想当年她亦是风姿绰约的。老爷爷寻着角度,慢慢地后退着,似乎想要找出老伴儿最美的模样。一张画面的定格,他照下了最美的相伴。
  清明祭祖,是的,我们需要缅怀和追忆。可是,我们更需要的是陪伴和珍惜,就像那对老年夫妻一般,不论今后如何,但他们珍惜彼此在一起的每一天。
  抬起头,天还是那个天,太阳仍在,我的心却已不再此处了。微微叹口气,心中愈发清明,我拿出手机,按下拨号键。
  “喂……”我开口。“喂,最近好吗?”那头刚刚拿起手机,便关切地问着。
  “挺好的,就是,这次清明我没回去。阿婆她……”
  “我刚刚陪着你阿婆,去祭拜你阿公了。才刚回来,别担心我们,到是好好照顾你自己呀!”在母亲的言语中,我听出了一丝担忧。
  “我没事的,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我看着那对老夫妻彼此搀扶着离开,亦看出了他们彼此眼神对视中的那种珍视。
  ……我曾经一度认为,所谓之清明,便只是祭祖踏青。而现在我知道了,祭祖是追忆,但我们更需要的其实是,珍惜与家人在一起的时光。我们缅怀过去的同时,也要珍视此昔身旁的那一个人。
  清明,其实无论是烟雨濛濛的低沉,还是骄阳万里的相依,都是一样的。我们缅怀追忆,我们亦彼此相互珍惜……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