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雨上(作者:吴蒋雪;政法学院学生;20190415)

浏览量:    日期:2019-04-26 08:27    作者:吴蒋雪    来源:校报编辑部     审核人:江鸿
  阿诚一直觉得萧清是个怪人。
  清明节的时候,一般人都是买白菊花和黄菊花去祭祖扫墓。但萧清不一样,她一连几年买的都是向日葵,那种和小太阳一样的向日葵。
  清明那天一早,天下着绵绵的雨,萧清撑着一把黑伞,穿着一身白裙子就到了花店门口。
  “请给我几枝向日葵。”萧清从挎包里抽出十块钱递给阿诚。
  “小清儿啊,怎么又要向日葵啊?这清明时节的,你看谁会买向日葵啊?”阿诚从花架上取下几枝白菊花递给萧清,“你看看这白菊花,看着比较素净。要不你拿去,就当我送你。”
  “不要白菊花。”萧清微微摇头,“我只要向日葵。”
  “干嘛要向日葵啊?向日葵不合适吧。清明扫墓祭祖,还是买菊花吧。不喜欢白菊花的话,我送你几枝黄菊花也行。”
  “他不喜欢菊花,他喜欢向日葵。”萧清放下手中的伞,径直走到了花架前。
  “阿诚过来帮我搬一下东西。”老板娘从屋里探出脑袋,“小清儿你自己选几枝向日葵吧,今天的这批向日葵刚从外地运过来,花型饱满,都还蛮好看的。”
  阿诚应了声“好嘞”,就随老板娘一起进屋了。
  “老板娘啊,这个小清儿怎么老是在清明节买向日葵啊?”阿诚把仙人掌盆栽搬到屋外,擦了一把汗问道。
  “想听故事吗?”“老板娘你就直说吧。”“五年前,三河镇上有个叫阿炎的小伙。阿炎立志参军,高中毕业后就偷偷溜出家门应征入伍了。”
  “这小伙子有志气啊!”阿诚感叹道。
  老板娘坐下来喝了口茶水,接着往下说。
  “后来啊,三河镇发了一场特大洪水。那一次,连下了几天的暴雨啊!汹涌的洪水很快越过了堤坝,吞噬了大半个镇子。阿炎所在的部队立刻投入到了应急抢险中。刘家村那边有个孩子被困在洪水里,阿炎裤脚一扎,袖子一挽就跳进了河水中。阿炎死死地抱住孩子,把孩子送到了站在岸边接应的战友的手中。这时候,一个浪头打过来,阿炎就像一叶小舟在浑浊的江水里起起伏伏,最后渐渐被埋在江水中。”
  “那阿炎和小清儿有什么关系啊?”阿诚若有所思。
  “阿炎有个妹妹,就是小清儿。以前整条街都知道,他俩的关系好得不得了。下午一放学,阿炎就骑自行车载着小清儿穿梭在大街小巷,阿炎有一个饼都要掰一半儿给小清儿吃。当初阿炎去参军啊,小清儿愣是死活不答应,眼泪汪汪、可怜巴巴地求哥哥别走。但第二天天都还没亮,阿炎就一个人悄悄地溜出了家门。”
  “那小清儿是买向日葵祭奠他哥哥?”
  “是啊,她哥哥参军之后给她打电话,叫小清儿把后院种上向日葵,等向日葵开遍后院,他就回来看小清儿。”老板娘想到这件事,忍不住苦笑了一声,“小清儿这个傻丫头,她一直以为是她哥哥喜欢向日葵,其实是阿炎宠小清儿,知道小清儿这个小丫头喜欢嗑瓜子儿。所以就说自己喜欢向日葵。以前,阿炎在家就种了一大片向日葵,每年收获的时候都会给小清儿炒一大盘瓜子儿……”
  阿诚不知道为什么感觉眼睛有点热,鼻子有点酸了。
  好一会儿,阿诚走出储物间,看见萧清拾起伞离开了花店,她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清明时节的阴雨中。
  雨不住地下,周遭愈发清冷。萧清不由地紧紧抱着向日葵,一如五年前阿炎紧紧地拉着自己的手。
  风雨中行进良久,萧清来到一座矮矮的坟墓前。她轻轻地放下向日葵,跪坐在地上,手指轻轻地抚摸着向日葵的花瓣,眉目间温柔流淌。
  “哥哥,我又来看你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