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城南 旧事如故(作者:张希丽;文新学院学生;20190430)

浏览量:    日期:2019-05-07 11:27    作者:张希丽    来源:     审核人:梁晨

推荐语:当我们真正走进一个故事时,便会与主人公同悲欢。本文便是如此,作者被小英子的旧事所感染。若是读到动情处,众多的人和事浮现在眼前,我们也会想着对小英子说点什么吧。


  沉默的骆驼队来了,停在了那扇淡了漆色的门前。它们安静地咀嚼着草料,打头儿的那一匹骆驼,长脖子底下总系着一个铃铛,清脆的“叮当”划破了初冬吹着寒风的早晨。你在冬阳底下学骆驼咀嚼的模样现在还记得吗?你总是在夏天里问妈妈,为什么再不见骆驼的影子?你爱吃的八珍梅,眼睛里总是水汪汪的妞儿,漂亮爽朗的兰姨娘,啰啰嗦嗦的宋妈,喜欢种花的爸爸……你的童年终究还是一去不还了。
  我知道,你多想留住童年时北京城南的那些景色和人啊!可你的城南,终究在时间的记忆里渐渐淡去……你小时候也总是调皮,妈妈不让你去胡同里的惠安馆,你却和住在惠安馆里的秀贞成了好朋友。你们一起看金鱼,你听她给你讲她的小桂子,让她将采来的指甲草用白矾捣碎,给你涂指甲。在童年的你看来,这一切是多么有趣。可是,那时你并不明白,秀贞心里有一扇丢了钥匙的门。她讲她的故事,别人都认为那是她的“疯言疯语”,只有你,真真切切地相信。相信某一天她的思康会带着小桂子推开那扇每日紧锁的门,笑着喊你“小英子”。六岁的你,总认为一切事物都那么简单美好,一不小心丢掉的东西,找回来就是了,一直不回来的人,那就等等好了。可是有些时候,失去了便是失去了,永远也回不来。就像你不知道,自小桂子出生起,秀贞就失去了做她母亲的权力。她的小桂子,你的思康三叔,回不来了,秀贞也等不到了。如果你知道,你会不会也和我一样,觉得心有些隐隐作痛呢?
  后来,你搬了新家,我记得那天你坐在马车上,一言不发。那蒙着眼睛的手掌润湿了一片。你是想起了谁呢?
  时间不紧不慢地向前踱步,明明过得那样慢,可转眼间你就上六年级了,已经是个清秀的大姑娘了!行毕业典礼那天,爸爸躺在病床上对你说:“没有爸爸,你更要自己管自己,并且管弟弟妹妹,你已经大了,是不是?”你带着爸爸种的夹竹桃,望着爸爸苍白的笑脸说:“是。”
当你耳边响起熟悉的骊歌,挥着手与朋友道别时,心里一定有说不出的难受。当我看见你的泪在脸颊上留下了长长的尾巴,我多想告诉你:“小英子,不要怕,有时候离别只是为了更好的相逢。”
  当你拿着红丝带子系着的白纸筒,急着赶回家的时候,你想着宋妈回老家时对你说:“英子,你大了,可不能跟弟弟再吵嘴!他还小。”;兰姨娘跟着德先叔上马车时说:“英子,你大了,可不能招你妈妈生气了!”;蹲在草地里的那个人说:“等到你小学毕业了,长大了,我们看海去。”你真的长大了吗?你自己是不是也感到疑惑?当你赶到家,爸爸的夹竹桃散散落落,那娇艳的花朵洒了一地。老高对你说:“快去医院吧!这儿就数你最大了!”那时你从来没有这样的镇定,这样的安静。你看着爸爸垂落的夹竹桃,是否也悄悄红了眼眶呢?你对自己默念着:爸爸的花儿落了,我也不再是小孩子。是啊!你已经是一个小大人了。不是吗?只是你的童年,就此落笔了。
  多年后,你回想起记忆里的那些人和事,想起你的童年,你默默地想,慢慢地写。就这样你的童年又在《城南旧事》里活了过来。我也有幸看见了那旧事城南的模样,看见了发生在城南里那一个个喜怒哀乐,悲欢离合的故事。
  亲爱的小英子,愿你的城南啊,故事如旧。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