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书滋味长(作者:唐冬雪;文新学院学生;20190430)

浏览量:    日期:2019-05-07 11:30    作者:唐冬雪    来源:     审核人:梁晨

推荐语:在仲秋之夜拥读《浮生六记·闲情记趣》,幼年的童稚在心底泛起涟漪。山野里的日子,“我”曾张目对日。日暮时分,空山语静,“我”曾与群蚊共舞。“夏蚊成雷,私拟作群鹤舞于空中……”“我”仿佛又回到了童年。


  怀着诗书情结,就像带着胎记,一辈子难以褪去。
  喜欢一切的诗文书籍,欢喜所有的阅读经历。
  某个仲秋之夜,云淡风轻,星空璀璨,那轮悬月啊,白胖浑圆,像是从庄稼地里结出来的一样,让人不禁想到太平、丰饶和富足。若有位妙龄女子着此清幽之地,必定会吟苏子之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来应此情此景。寝室里,残灯如菊,着一身宽衣大袍,长发覆肩,独自一人,悠然地拥读着沈复的《浮生六记》。待我看到分章《闲情记趣》中的“余忆童稚时,能张目对日……”的字眼之时,刹那间,双眸圆亮,圈圈笑纹如涟漪在嘴角荡开。那沉醉于文字的往昔,那毛茸茸、柔嫩嫩的年少,那些旧人旧事,就像一颗颗遇潮的种子,在心底,深深地、慢慢地吐根……犹记当初,我读到沈复的《童趣》之时,就被作者的“物外之趣”深深吸引。于是打算在周末,一定得到乡下姥姥家去,体验一次别样的“童趣”。
姥姥的家,简易、古朴,坐落在一个烟斜雾横的山野乡村里。晌午,乡间小道里的犬吠鸡鸣、山林深处的蝉鸣鸟语,像小桥人家的涓涓溪水般早已随着小村人们一天的生活缓缓铺展、流淌开来。我早早地登上山头,找个阴凉之地,望向艳阳朗照之方,迷瞪着眼,想“张目对日”。良久,空中之骄阳越来越热烈,日光在树木枝叶的筛离下,稀疏、斑驳地落在我脸上,眼眉上,使我更加睁不开眼;加之,蝉鸣之聒噪扰耳,使得心底的烦躁愈发强烈。“火眼金睛孙悟空、明察秋毫、细察纹理……”的想法一次次浮现在我脑海,再坚持,再坚持……但不消一会儿,我还是败下阵来,“张目对日,明察秋毫”之体验终是不得。我略感失意,只好沿路返回。
  午后的山林十分静谧,山风自清泉溪水之上拂来,更添一份凉意。走着走着,渐渐地,日色在青山上隐隐约约地移动,风声林响,愈喧愈静,蝉也懒得长一句短一句地嘶吟。与此同时,青山里嗡声成雷的蚊虫也如影随形地“追随”着,令人好不烦恼。
  回到家后,已是傍晚。姥姥正和几位老人谈笑家常。
  “哎哟,娃啊,你去哪儿啦?身上咋那么多包?都不痒啊?”姥姥从屋里拿出药水,涂抹着,说着。
  听了姥姥的话后,我哭笑不得地向她解释出行的目的,引得大家哈哈大笑。姥姥引我坐下,为我烧上一壶我最爱的桂花茶,并说到他们也可以为我讲讲他们儿时的童年。于是,就这样,远山近树、新茶清风,星月在天、故事在耳,心中的欢喜和感动也像那清茶般在壶中咕咕地冒泡,然后一层层漫溢。听几位老人在月明之夜,畅谈乡间人生,又怎不是另一种“物外之趣”呢?……夜深了,桂花清冷而芬芳的气息袅袅从门缝飘进屋里来。一低眉,片片月光自窗外缓缓落在了我的书桌上,通透、微凉,令人心驰神往。我合上《浮生六记》,怀抱着它,走向阳台,走向月光。半夜后的小镇啊,愈发清寒空旷,那温柔清凉的徐徐秋风,携着幽幽花香,像被晨露濡湿的丝绸,缠绕着我的脖子和脚踝。打开吊灯,就着昏黄柔和的光,我摊开书,又一次贪婪地沉醉在白纸黑字的墨香之中。如此,我便可以在片笺片玉的文字中,再一次将童年温习,将过往回味,将未来畅想……阅读中自有故事,故事里自有生活。吾惟愿往后余生,皆为布衣暖,菜根香,诗书滋味长,滋味长……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