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时节已春深(作者:张 洁;20190430)

浏览量:    日期:2019-05-07 11:34    作者:张 洁    来源:     审核人:梁晨

推荐语:春光一次轮回,繁花一轮开谢。碧潭般的气质在春色里沉淀,或是儒雅宏博,或是恬静淡然。读书应及时,莫当春光老了去,莫到绿肥红瘦时。


  四月,清明刚过,春已深了。四月的雨,今年来得少些,清明时节,竟让艳阳抢了大半。今日风大,雨也大,到了夜里,滴滴答答,缠绵得很,那思绪也渐渐拉长、延展,这或许就是读书写作的好时候……前些日子,听王老师讲先秦文学,老师讲到“诗言志”、“兴观群怨”、“知言养气”,旁征博引,口若悬河,言辞中颇有赞赏之意。三尺讲台上的她,自信儒雅,令人倾倒,真有女君子之风也。我不由想到大一时期,听王老师讲《诗经》的节奏,她一边吟诵,一边打着节拍,醉乎其中,并赞叹《诗经》之美不可言说。于是,那千年前的蒹葭又在白露中苍苍,千年前的淇水又一次沾湿了帷裳,似乎我的心也跟着溱洧之水方涣涣兮了。先秦文学,作为后代文学的源头,美得古朴、雅致,不可方物。若论季节,私以为先秦文学最衬这暮春。
  四月的嘉州,雨水较足,花一轮一轮地开谢着,饶是艳丽一些,雨水滴答间,颜色已被匀淡了,便好似水墨氤氲,意境已全然不同。记得一位老师曾戏言:大抵风景过于秀美的地方不太适合读书。同学们便笑:自己果然是被周围的好风光扰了心神。这样的话,大家只作玩笑罢了。读书,若有好风光相衬,自然是很不错的。
  清晨,零露漙兮。有人在水畔,花旁,树荫下读书;或坐,或站,或凝眉思索,或彳亍沉吟。偶然驻足听之,我便觉心中十分欢喜,欢喜之余还有些艳羡,艳羡之余,还有着那么些的恬静。我以前总觉“恬静”一词是很难得的,一种心静得可以缓缓淌出小溪的恬静,一种可以听到秋槐落蕊的恬静。这种“恬静淡雅”,我在一些老师身上寻到过,也在一些朋友身上寻到过。近来,上美学课时谈到了“诗与远方”,我与一位好友便觉着王老师身上有着先秦的儒雅宏博,徐老师身上有着魏晋的洒脱淡然……听她们讲学,不知不觉,便为其人格魅力所倾倒。
  初见一位朋友时,我只觉得她冷淡、干净,未有其他。后来,我得知她甚喜读书,读书愈多,则见她气质愈好,整个人像是笼着一泓溪水,让人觉得舒坦、宁静。后来有幸相识,有了些玩闹,那印象却从未改变。一日午后,课下,她在一长椅上读书,四周静得很,只得鸟语二三。我抬眼望去,四周绿意葱茏,只觉她与这春光极是相衬,很是好看。或许,书读得多了,气质便渐渐沉淀下来,愈积愈厚,少了许多的浮躁与虚空。
  蓦地想起我少时颇喜玩闹,后来喜欢上了看书,性子竟也变了许多。之后,我读了文学专业,儿时的伙伴便谬称我为“文艺青年”。而我只觉得有幸,有幸得识文学,虽才疏学浅,却仍醉乎其中。
  自读书以后,我喜欢观物,尤其是静观;喜欢观人,自然是静观。于静观中得些许的感悟,便引之成文,聊以自娱,譬如此篇。
  近来,正是读书的好时节,思绪辗转之时,春已渐渐深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