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池水浮莲(作者:曾 敏;20190530)

浏览量:    日期:2019-05-30 10:29    作者:曾 敏    来源:     审核人:学生助理

  前几年长江涨大水,从上游冲下来许多水浮莲,爷爷给我捞了一株。
  农村人叫它“水葫芦”,它的叶柄上头细,基部粗,像极了一只精巧的小葫芦。我的这一株是个“大家伙”,匍匐在水面的蘖枝下掩盖着无数被淤泥裹挟着的须根,交错地纠缠着。我忍不住捏爆了其中一个最大最鼓的葫芦,又觉它太过丑陋,就把那片连着的叶子也去掉了。秋风渐起,它杯状的叶子边缘有些枯萎,我便把它从桶里移植到屋前废弃的鱼塘中。
  鱼塘里已经没有鱼了,塘坎上的一排翠竹每年都落下很多枯叶,混着垮落的泥土,一起堆积在塘里。鱼塘水不深,四周长满了杂草,垂落在水面上,塘中有些地方还有凸起来的小土丘,奶奶每年都把她端午节没用完的菖蒲栽在这些土丘上,以备来年之用。我为我的水葫芦安了一个舒适的家,我特意用锄头在塘边儿刨了个大水洼,将周围的杂草都拔掉,把我的水葫芦小心地放下去。
  冬天来了,我的水葫芦好像病了。我每周都为它清理杂草,检查有没有干坏事儿的“土狗子”,但是,它还是病了。翠绿的、肉肉的叶子开始大片大片地干枯,只有叶根部那点点的绿色证明它还活着,胀鼓鼓的小葫芦也开始萎缩,有的甚至已经腐烂发黑。我生气极了,把它从水洼里扯出来,扔
到了塘中间。
  过年之后,我再也没有去关注那株水葫芦。冬天的鱼塘更加干涸,整个塘面很快就被杂草覆盖。高中,学业更加忙碌,我很少回家。电话里,奶奶和我杂七杂八地聊着,她告诉我,我的水葫芦又长出来好多,她帮我把杂草简单地清理了。放暑假的时候回家,前一个月忙着赶作业,后一个月忙着地里的农活。那口旧塘还长着很多的杂草,竹叶掉落下来又覆了薄薄的一层。远远地看一眼,好像是有一些肉肉的圆叶子从里边儿冒出头来,但我养水葫芦的热情已经消散了。
  去年夏天,最新网站要求开某个证明,我请假回家拿证件。下了公交车,沿着那条汇入长江的小河沟的来处走,转个弯,上个坡,就是我家的院子了。当我把小河沟走完,正准备转弯上坡时,一片刺眼的紫色跃入我的眼帘。那是一池水浮莲,粗壮的花葶长长地伸展出来,穗状的花序一串挤挨着一串,花朵呈喇叭状,紫蓝色的花瓣,四周淡紫红色,中间蓝色;见着人来了,便欢笑,便打闹。我从未见过这样艳丽美观的花开图景,中间还零星地点缀着些许翠绿光滑的叶子。我站在那里,久久不能挪开脚步,心中的万千欣喜也绽开花来。吃了午饭,家里小妹妹硬拉着我去采花,奶奶挽起裤脚下到塘里,夏日的午后,阳光耀眼,人也如花。
  这一池水浮莲就这样盛开了一年。后来,爷爷打算把鱼塘用作水田,于是把塘里的水浮莲全部扔掉,在第二年的春天插上了秧苗。
  又一年的夏天到了,塘里长起了一株株绿秧,而我的心里,盛开着一池水浮莲。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