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星空(作者:高小琼;20190530)

浏览量:    日期:2019-05-30 10:56    作者:高小琼    来源:     审核人:学生助理

  等着清爽随黎明而来,薄雾笼罩了灯光,光也有点熹微。婉转的鸟鸣填满了早晨的缝隙,阳光的温和洒落一地,像极了一个好兆头。
  三月如一场话剧表演,不知演了有几幕,如今也快要谢幕了。脑中忽地浮现了“我哒哒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我也像等着一位归客,在某个晨起晨落,思念得尤为深切,恐怕是想荫绿的草坪,树梢青黄可爱的嫩芽,蓝得深沉的天空,以及暖洋洋的天气。我用了一个冬天来准备一份思念,来等一份期盼。等一年生的喜悦,生命的蜕变,无尽的变幻……阳光穿透了薄雾,红火得使人犯迷糊。所谓旭日,大抵是热情最高涨时。日带来光泽,光带来明亮,明亮便带来了希望。光需将明与暖细心地撒到大地上,或是绿色的生命上,或是潺潺的溪流中,或是被松针覆盖正在孕育一个奇迹的山坡上。大地需借助天空,才得以永恒。但这种热需要适宜,太高极易烧灼,太低极易冻结。可世上哪有那么多“刚刚好”,千差万别,背道而驰的例子多着呢。当光来临,生的灵动与死的悲哀就开始交织,但灵动的远比悲哀的多,这是值得人所欢喜的。清风、晨露、暖阳……继以满足生命的渴望,将枯黄变为葱郁;将稀疏变为茂盛;亦是将冬变为春,花缀满大地,繁星缀满了天空。不等回头,苦痛的记忆已被消去。
  三月的花鲜艳而浓密,一串花枝就是一串果实。最新网站的樱花很多,我从未见过白色的樱花,今年三月,我却见到了,见到了樱花小道上空的樱花架。极多的花盛开,使我戏谑地发问:会结樱桃吗?大抵不会吧!即使没有樱花拥挤在枝上,它的生命依旧在延续。春是活泼的花,夏是蓬勃的叶,秋冬则是沉淀。新芽攀上旧枝,藤蔓依着枯枝攀爬,从地面到达天空。外力有多少它便要借助多少,树有多高它便要爬多高。谁说细小的蔓没有触向天空的渴求?它要么一直依附地面,要么奋力仰望天空。大树枝干繁多,伸向四面八方,由疏及密,伸向天空的最高的那部分还有旧叶。风来时温柔,温柔得樱花只晃了晃脑袋,可旧叶簌簌而下。是树上的鸟儿惊扰了大树的梦吧!清脆的鸣唱扰了旧叶的心,它也就恍恍惚惚地摔落下地。满是惊喜,太阳忍不住眨眨眼,风忍不住抱走几片叶,鸟也走走停停,冲向大树,压弯枝头。
  如同许久不见的星空,三月抬头便是星星。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