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 子(作者:李国东;20190530)

浏览量:    日期:2019-05-30 11:01    作者:李国东    来源:     审核人:学生助理

  墨绿色乘着微风,早早便进入了疲倦的双眸。一抟青山似襁褓般,小心包裹着这熟睡的婴儿———黎州海子。山川、草木、湖水悄然卧躺于金沙江畔,静静地小憩,既不狂躁,也不羞涩。身处这样的环境,人们的脸庞自然是温润而可爱的。每日清晨,在斑驳的雾气里,渔民们
不紧不慢地拿上渔具,划上小木船,开始了一天的日子,这是我记忆中对黎州海子的印象。
  海子算是家乡一景了,至少我是非常喜欢的。一汪碧绿又平静的湖水,像一方明亮而温润的碧玉,深深嵌刻在山坳里。对一方人来说,海子犹如一块凝脂,使疲倦的心灵充满希望,暴躁的秉性变得和蔼,凄冷的孤寂充满温馨。海子水清鱼肥,物产丰茂。鱼类多为野生青田蜯,周边的村落像约好一般,每年枯水期是绝不会去打渔的,一是为给后代儿孙留下几块净土,再是为碧水添几分热闹,一赏田鱼跃青湖的景象。海子里除了各种野生的鱼类,更有翻飞的野鸭,泅水的翠鸡,缓慢爬行的野龟。在湖水周围转上一圈,更有可口的野生果子———刺菱。这果子长得秀美,个头不如鹌鹑蛋大,远远看去像夹杂在水中的鹅卵石;但它却又透着几分刚烈,若你一不小心,欣喜地碰上去,可就着了它的道,尖锐的细刺会刺得你满手流血。海子周围的人,是不会吃这般大亏的,他们往往划着小船,待到刺菱丛旁,用手轻轻拉住茎叶,便动作娴熟地采摘起来。
  夏秋之交,采了刺菱,又开始捕捞田鱼。鱼大不过三指,以刺少肉美闻名四方。立秋时节,捕上三五几条,去鳞和内脏,加上当地自产的兰花油,猛火炸至金黄色,入口流香四溢,耐人回味。当地人吃鱼往往三五齐聚,再配上自家酿造的小麦酒,一口鱼,一杯酒,边吃边谈唠家常,回顾往事。除开恬淡自然的海子风貌,我更陶醉于其神秘的传说。跟环湖村落中的许多老人交流后,便觉其神秘的色彩更浓厚了。据说海子以前是一座小镇,镇上经济繁荣,百姓安居乐业。玉帝便派了使者,来到此地巡视。使者发现此地虽地肥景美,但人们却十分贪婪,一心只想如何壮大自己,丝毫不顾他人利益,欺骗、奸巧层出不穷。使者急忙向玉帝反应,玉帝便命令使者在此教化民众。
  使者在镇里巡视多日,发现当地民众对天地之道尤为敬重,便在人们集中的娱乐场所,幻化为乌鸦,不停地啼鸣,予以警示。令使者大为震惊的是,民众竟然联合猎杀乌鸦。使者无奈只得用灾祸让民众引起重视,便施法让小镇里的牲畜大量死亡,本以为会让他们感到恐惧,没成想,人们依然花天酒地。最终,使者无奈,用野草变化了一匹马,告诉两位老人要好好照顾马,否则会惹来祸端。
  两位老人听后,急忙向镇里人宣传。可镇里畜类尽灭,人们天天吃素食,自然便觊觎上了这仅存的马。老人虽极力劝阻,可马还是被分而食之。晚间,使者托梦告诉老人,如果发现缸里滴水,就赶快离开,否则会遭遇大祸。老人突然惊醒,赶忙去缸里看了一眼,发现刚有一滴水滴落。他急忙拉上熟睡的老伴往外跑,刚跑出三五步,随着第二滴水滴落,老人成了石像。见此景象,使者一阵痛惜,便把小镇沉入了地下,用水淹没了小镇。
  经过漫长的岁月,便形成了今天所见的海子。而那个凄惨、令人恐惧的故事,也在亘古绵延的历史更替中口耳相传。人们也因此制定了:邻里互助,公益先行,保护环境的乡规民约。
  漫漫长河路,悠悠故乡情。数代人的开拓进取,成就了今天的海子,天蓝、水碧、人暖……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