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校报副刊之一(作者:赵奇 20190615)

浏览量:    日期:2019-09-09 17:07    作者:赵 奇    来源:宣传部     审核人:江鸿

 

在纪念校庆40周年的征稿期间,稿件的编审、校报负责人江鸿老师说:“你文稿中提到当年为校报副刊选定刊名并题字的事,写下来肯定有意思,应该写一写。”当时也没多想就随口答应了,事后后悔了,有些惶惑,几十年前的小事,值得一说么?事情就拖下来了。但催稿的说词当面、电话、短信、qq,都来了,只好写吧。先说断:不堪用,决撤下。就当我写着玩,自娱自乐。

首先感谢校党委宣传部和校档案馆提供了历年来的校报存档。正如校档案馆邹敏馆长说的,这档案馆里“可是我们的精神家园吆!”翻开那几十年前至今的文档,才真感觉到了什么是初心和归宿,历程和历史,遗忘和铭记……

给副刊题名

乐山高师班时代,就已开始试办类似校报的内刊了,叫做《乐山高师》。我现在能见到最早的是1984年11月出的第一期,4开小报4版,第4版是副刊,刊名:棠乡。“棠乡”二字,毛笔题写,“乡”字的最后一笔有一顿挫然后向左撇去,我认出来了,惭愧,是我的手笔。我全无书法功底,办报者非让我写,不得已为之。办报者是谁?以79级为主的几个年龄稍大点的同学(当然校报的领导是校党委宣传部)。当时79级办的油印文学刊物就叫“棠乡”,初听到这个刊名,就感觉他们有才有创意。乐山,美称“海棠香国”,取“乡”“香”谐音,“海棠家乡”不就是“香国”了么?脱俗而有意味。于是,在办报纸副刊时就挪用了。这一期的作者几乎都是79级中文班同学,头条是李福源(后任夹江县审计局局长)散文,然后是江波(现任乐山电视台副台长)的诗,唐晓东(现任四川省交通厅某处处长)的散文,童晴(现经商CEO)的散文诗,连题图都是这个班一位聪慧能干的女生何郁作的。

《乐山高师》是不定期的。在我的印象里,似乎这一期的前后还应有个一、二期?但是看不到了,遗憾。但是,仅从这一期,也可以看出当时高师班学生的热情、追求和创造力。

1982年4月20日乐山师范专科最新网站正式成立,1984年5月30日出版校报《乐山师专》(内刊)

第一期。报头“乐山师专”四个字是1926年入党的老牌共产党人、原重庆市委书记、市长任白戈题写。好像当时任老刚从省政协主席退下来,他原本是著名文化人、与沙汀齐名的作家,资格是在那里的。应该是校党委的老书记王聿修请他来并请题字:在老图书馆4楼(现美术学院靠东的旧楼)的阅览桌上铺好了宣纸,任老很豪爽地挥毫落墨,留下4个大字的墨宝。

这事还留下点小趣味:当时在场的中文系老师还有康绳法、刘世钰等老先生。中国知识分子的积习真是改也难,任一离开,马上就有人说,写得不好,官再大,字不好,不能用;有人不同意这个说法,还争论了两句;也有人默然。之后,几个人无趣地怏怏散去。那4个大字一直用到87年底。

乐山师专终于诞生了,《乐山师专》校报也就呱呱坠地了,校报副刊也跟着生出来了。当年办报的主要执行人、79级的冯姓同学已留校在宣传部工作,编校报是他主要任务之一。他来找我了,商量给副刊起名,我想了几个,其中就有“绿影”,似乎不尽得意。隔了一天他来说“就是‘绿影’吧”。他又要我题写刊名,我说,不行,书法太差。他说,钢笔字也好,于是,我用硬笔题写了“绿影”二字。

就这样《绿影》副刊就出现在1984年5月30日第一期《乐山师专》第四版上。刊头设计还是何郁(时已留校),画的是:山峡、流水、帆影、鸥翼,叠印着一女大学生的剪影,甚有味道;“绿影”二字还算飘逸洒脱,过得去罢。

后来想想,这个刊名也算还好。其时文革造成的文化断裂尚存,关于“绿影”的乌尤山诗还不是如后来那样为人们耳熟能详,不算流俗落套。更可以想到的是,“绿影”:第一,有地域特点,乐山的高校校报副刊;第二,青年的、大学生的,文学园地、精神家园:第三,生机盎然的校报,生机盎然的大学,生机盎然的希望的和未来。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不止一代人老去,人们的境遇、命途都发生了极大变化,而《绿影》一然如其名鲜鲜亮亮地活着,摇曳着,蓬勃着,这是对当年与其事者最好的回报和慰藉。人啊,能干点事,哪怕丁点好事,都会是有收获、有意义的,此刻,我心欣慰。同时,感谢那些一代代坚守并装点她愈加美丽的人们。

推学生诗人

1984年5月30日第一期《乐山师专》第四版《绿影》副刊刊出的是———宣海生老师的书法“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俊逸潇洒,气韵生动。

中文83级张学成散文《奶奶和榕树》中文干修科83级何光全散文《我的老师》中文81级鲜学政诗歌《我从现代化的大厦步出》中文科、中文科团总支“五四”征文比赛评选揭晓的启事,其中可以看到上述张的散文、鲜的诗获一等奖。

刊出的这些作品可以说就代表或涵盖了几十年来《绿影》作品的题材和思想内容:乡情、亲情、友情、爱情、师生情、家国情。这里要说说中文81级鲜学政和他的诗。

一般说来,中文系学生经过指导和训练写写叙事或抒情散文达到发表至少校报发表水平,不应是很难很难的,而写诗则可能差距较大。我的《写作》课到第二学年开“文学写作”就要讲“诗歌

写作”,我喜欢批阅学生学习写诗的作业并发现且推出有写诗潜力的同学,鲜学政就是其中一个。

鲜学政高高的个子,白面皮,秀秀气气,印象里不太爱说话,有时还显得有点羞涩。哎,一看他的诗歌作业,还真没想到,不错,有气势有激情有点冲击力和味道。我在讲评时肯定了他,朗读了他的诗,并向校报作了推荐。大概就是这首诗《我从现代化的大厦步出》吧。据说,一时间他也被称为“小诗人”。鲜毕业分配到乐山市委办公厅,后来做过乐山海关关长?现在成都海关工作?大概早已不写诗了吧?

在此之前,还有一位就是前面提到的中文79级江波。江波在班上是年龄较小的一个,瘦瘦长长,像根杆杆,两眼骨碌骨碌地,似乎不太活跃,但有点小幽默。原先并没有更多关注到他的作文,诗歌写作时交上来一组诗,一看,有点灵性和感觉。讲评时我朗读并鼓励,是放在“小诗,但有诗意,意象好”的评点之下讲的。其中就有前述《乐山高师》副刊《棠乡》上那首小诗《向北京》:“列车是一把梭子/拉长了———/我思念的绿线/编织我心中的首都/绚丽的图案”。

前面说到,1981年11月出了《乐山高师》第一期的前后,我记忆里好像还有个一、二期(试刊?),因为我在中文78级“诗歌写作”作业里发现了一首可以一读的诗,除了课堂讲评的肯定还推荐了它,我感觉似乎看到过印成铅字的这首小诗,那只能是在校报副刊上。作者郭蕴成,诗题《钓》。诗的大意是垂钓要耐得孤独,寂寞……最后终于“钓起了希望”。一是这首诗在结句翻出了一点哲理意味,知道在诗的结处给出诗意,说明作者开始得窍了。二是记得为了赶上诗句的韵脚,我把原句“寂冷”改成了“寂凉”,所以印象深。但再也看不到了,只有立此存疑,立此存照了。

这都是高师班和以后几年课堂教学遇上的事(1984年后我基本没有再开《写作》课),因与副刊有关写在这里。其实此前此后写作好或能写诗的同学还多。比如当时办报的冯姓同学,在入学前就有不少诗作发表,已是小有名气的诗人。在他调离澳门新葡8455后,1987年3月8日校报副刊专将他的诗发了一个整版,并请我写了卷首语《留下美丽的投影》。我在评说中肯定了这组抒情哲理诗,并指出诗作“显示着创作者精神主体的自觉意识”;最后说道“他所在的班级,曾是各高校都称的‘温其久’(瘟79),但我们最新网站的79级反倒出了几个人,如今似乎自小有成绩。他们也曾有苦闷、躁动和龃龉,但更有相扶相助和竞争,更有对学业和理想的专注和奋斗。却没有像现在某些人盲人瞎马地热衷于往墙上贴大字报或窜上街头喊口号”。我现在要说的是,当年这些话不经意间反映出我们这个小小的高校小小的校报副刊,还真是当时文坛、时局的折射、“投影”。(待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